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刚钻石 琼海觅珠

赤橙黄绿青蓝靛紫——理念信息波

 
 
 

日志

 
 

天价宝藏三号坑  

2017-04-23 20:34:19|  分类: 人文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集天下之智   强中华之魂

 天价宝藏三号坑 - 琼海觅珠zhaoyffs555 - 金刚钻石    琼海觅珠

 

 

杨述今,一位生长于新疆的退休大学教师,自驾60多万公里踏遍了神州疆土,去探寻一个个不为人知、却又不容忘怀的真善美之地。而这个远在阿勒泰富蕴县境内的神秘“三号坑”,令他牵心动肺,为此写下这篇文字,有含着泪水的荣耀,也有不该被遗忘的真相。


一、三号坑真相大白天下的时候,人们真的被惊呆了


起初听说,有人在三号坑面前泪流满面、长跪不起,我不太理解:不就一个矿坑嘛,值得这么夸张吗?而当我真正走进了三号矿坑的历史,真正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我也抑制不住满腔热血在迸涌,因为我深深体会到,唯有长跪才能表达我此刻的震撼,虔诚,敬重和感动。



兴衰百年的可可托海矿坑,曾是国家的顶级机密与顶级财富


三号坑,位于新疆富蕴县可可托海镇。在哈萨克语中,可可托海是“绿色丛林”之意,但那矿坑偏偏是粗糙丑陋,寸草不生,像阿勒泰山脉中一块被剜去的伤疤,令人心痛。


小时候就听说,阿尔泰山是座金山,那里的老人都知道金子藏在哪里,但从不示人,只是在极其困难的时候,才去抠上一点渡过难关,由于从不贪婪,那里的金子取之不尽用之不完。后来才知道,这里还有比金子更金贵的东西。


是谁最先发现了这里的宝藏?据说当年有个苏联地质学家,在额尔齐斯河的泥沙里发现了稀有矿石的踪迹,逆流而上,追踪到了可可托海。1935年,苏联地质队正式进入阿勒泰,发动当地牧民四处采集矿石标本加以收购,经过重重筛选,最后把开采点定到了三号矿坑的位置上。


到了1950年,苏联人开始大量涌进,可可托海这个偏僻的弹丸小镇,竟然聚集了近四万人!说俄语的专家、教授、搞科研的、讲学的,掮客官商伴随其中,学者奸细混迹其里。他们从三号坑挖走了多少宝贝,价值多少,我们无法知道,而他们像贼一样地窃喜。善良到近乎愚昧的中国人,从来没有想过跟“老大哥”算账。但是,中国人能够看到的,是三号坑的日渐加深;是每年夏季,额尔齐斯河涨水的时候,苏联人拉运矿石的货轮,一直开到布尔津,然后络绎不绝地满载而归,留下的,是货轮烟囱里冒出的一股股黑烟,以及堆积如山的矿渣。




空寂的三号坑令笔者伤怀,它难道不像一只被挤干了乳汁的乳房?挤出自己的“乳汁”,哺育自己的核工业,偿还苏联债务。


历半个多世纪的采掘,三号矿脉由原先高出地表200多米的山峦,变成深143米,长250米,宽240米的矿坑,一圈一圈的内壁旋环车道,状如古罗马的巨型斗兽场。


这里深藏着国家的最高机 密。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可可托海”这个地名,完全从中国地图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111”这个神秘编号。直到1981年,可可托海矿区周围还设有三道关卡,任何人进出矿区,都必须持有新疆公安厅开具的边防通行证。


神秘至此,普通百姓们哪里知道背后的故事。因此当三号坑的真相大白天下的时候,人们真的被惊呆了,原来,这里竟是一个世界公认的“地质圣坑”,中外地质学者心目中的“耶路撒冷”!


二、它的价值,无法用数字估量


目前,世界上已知的矿种,有140个,三号矿占了86种。


稀有金属铍、锂、钽、铌、铯……,有色金属铜、镍、铅、锌、钨、锰、……,非金属矿物云母、长石、石英、重晶石……,珠宝石矿有海兰石、紫罗兰、石榴子石、芙蓉石,等等,占人类已知有用矿物种类的60%的矿种。而锂、铍、铖、钼、铷、铯、铪、铀、钍等多种稀有金属,及放射性元素,占到当时我国总储量的九成以上。其中铍资源量居中国首位,铯居全国第五、锂占全国第六、钽占全国第九。其规模之大,矿种之多,品位之高,成带性之分明,为国内外罕见。


门捷耶夫化学元素周期表上,原本没有的7种稀有元素,是靠三号坑的发现填补上去的,仅此一条已够炫耀天下!



在可可托海地质博物馆里,每块矿石都有传奇的故事,独特的价值


听说有人在这里,采到过16公斤重的海蓝宝石;17公斤重的黄玉;60公斤重的高含量钽铌单晶矿;500公斤重的水晶块;12吨重的石榴石;30吨重的绿柱石晶体。一位中国工程师韩风鸣在这里发现了一块“奇石”,全世界顶级地质学者、矿物专家谁都看不懂,愣是无法定名。(注:属地球未知元素)


1984年,它终于被权威的国际矿物学会确认为世界上首次发现的新矿物,按惯例要用发现者的名字命名,但被韩凤鸣拒绝了。最终,这颗仅仅5克重、天下无双的的宝贝,被赋名为“额尔齐斯石”,捐给了可可托海地质博物馆,成了镇馆之宝。



小小石片5克重!它举世无双,拿多少钻石翡翠也换不了它。


然而,要拿这些稀世珍宝,跟能够制造核武器的铍铯锂钽铌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我无意在此做矿产知识的科普,但是我们应该知道,苏联人最先垂青的绿柱石——铍,是运行核反应堆不可或缺的原料;铯是火箭发动机的理想燃料,人类最精确的“原子钟”就源自于铯;而从锂矿石加工提取的同位素锂六,更是引爆氢弹的重要动力。


苏联人用三号坑的稀有资源,支撑起了冷战时期最具威慑力的核武装,发展起了与西方媲美的太空航天技术,倘若苏联没有卫星原子弹何谈社会主义阵营的“东风压倒西风”?更何谈解体以后的俄罗斯,至今敢跟美国叫板的底气!三号坑最初期的受益者,不用说,是当年的苏联“老大哥”。而当时“一穷二白”的中国,也曾经善良天真地指望着依靠“老大哥”,用资源换技术,发展起自己的尖端国防科技体系。


但是,“背信弃义”的那一天终于来了。1960年7月,苏联人单方面撕毁对华经济援助协议,撤回专家,拆走设备,并逼迫我国限期还债。当时,大多数中国人并不明白这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样的灾难,更没有人知道,这对于三号坑的命运又意味着什么?


三、难怪有人还没有走到三号坑就泣不成声


回想 和“老大哥”翻脸的滋味,我们这些新疆兵团的子弟们感受最为深刻,最为直接。因为苏联的背信弃义,意味着新疆由祖国的大后方,突然变成了大前线,意味着千里边境,可能变成千里战场,意味着“红莓花儿开”的歌声,变成了“铁列盖提”的枪声,意味着发生数万中国边民在挑唆蒙蔽之下,赶着几十万牲畜“投苏外逃”的事件——这就是著名的“伊(犁)、塔(城)事件”。


就在1962年那个冬天,我父亲突然从兵团农业连被抽调到武装连,没有来得及训练,就和他的战友们扛起抢,告别了家人,开赴到塔城荒无人烟的中苏边境,在冰山雪岭上驻守设防,同时阻止受到煽动的边民盲目地驱赶牲畜外逃,斩断苏联间谍的越境策反阴谋。


在那里,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匆忙用铁丝网竖起的“国境线”,看到了父亲的巡逻分队和苏联的巡逻分队,在铁丝网的两边互相对峙,也亲眼目睹了苏联直升机越过边境线,在我们屋顶上快意蛮横,轰鸣着盘旋掠过。自此,我第一次有了“国家意识”,并开始逐渐理解“国家、国土、国民”的含义。


三号坑当然也难逃厄运:由于苏联单方面撕毁对华经济援助协议,可可托海矿区所有的苏联先进设备,矿业机械、地质与核能的工程专家,都在一夜之间撤走了。昨天的大哥突然变成站在面前的“杀手”。中国人结结实实地领教了一次被老大哥背信弃义地抛弃、被出卖后的惨痛与无奈。


然而令苏联人没想到的是,中国不吃那一套。中国人开始饿着肚子,咬紧牙关,建设自己的核工业,发展自己的核武器。可可托海三号坑没有倒下,相反,它除了为秘密研制的中国“两弹一星”提供原料外,还挑起了另一副“国之重担”——替中国偿还苏联债务。


1963年,二机部秘密派出一支部队,从新疆锂盐厂押送了30吨氢氧化锂到四川,用来提取重氢氘,它的锂原料正是来源于可可托海的三号坑。四年后,它们引爆了中国第一颗氢弹。国难之际,三号坑只能加速挤出自己的“乳汁”,哺育自己的核工业,偿还苏联债务。



在极度严寒中使用着最原始的工具,这些三号坑的采矿者们至今籍籍无名


听老人们说,那时候干活没有上班下班,除了吃饭睡觉都在工地,干部工人都一样,而且干部的伙食标准,还低于工人。干部一天只能喝四碗糊糊,而工人则是一天六碗。起先,还能吃到掺杂着麦壳、沙子的馒头,后来到了最困难的时候,连最基本的糊糊都保证不了了,饥饿的人们拖着浮肿的双腿继续坚持上工。与此同时,一车车的稀有金属矿石,仍旧在武装警卫的守护下源源不断地运出。而矿物质的放射性危害,也正悄悄侵蚀着采矿者们的健康,悄无声息地侵入人们的机体。


当时,我们这些兵团后代,一帮半大小子,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子楞劲,擅自串联了十几个同伴,离家跑到了三号坑附近的“白杨河”——这里驻扎着生产核原料的一个兵团连队,全部由复转军人组成,产品“铀”代号为“111”。我们用最原始的方法,把矿石敲碎,然后倒在水里泡,等水慢慢浓缩成浓稠的酱汁,再灌进特制的陶瓷缸里封存,再装车拉走。而全部的防护措施,就是一双胶皮手套,和一块胶皮围裙。我们胸怀着万丈激情,为“反帝反修”的事业,做着最最光荣的奉献。但是后来,大人们坚决不让我们接近工地了,他们说:“干这活将来生不了孩子,干这活要得病,要早死……”


我渐渐懂得了三号坑的痛:它比白杨河的环境更险恶,有的人永远地倒在了这里,默默与三号坑相依相伴;有的人带着自己终身的残疾走了;也有人带着遗传给下一代的,致命的放射基因!这里留下了几代建设者的大好年华,他们获得的,是国防科工委写来的一纸感谢信,上面写着“为国分忧”这四个沉甸甸的字。


难怪有人还没有走到三号坑就泣不成声,难怪有人在这里长跪不起,原来这里埋着一代人的忠贞,埋着无数不舍的心魂!



三号坑的冬季低温可达零下-57℃,严酷的生存极限,丈量出国家意志的坚韧


中苏交恶,“老大哥”使出的一大狠招就是限期逼债。中国欠了多少钱呢?人大报告中宣布:中国欠苏联的各项借款和应付利息共计14亿600万新卢布(其中大部分是抗美援朝战争军事物资的贷款和利息),折合人民币52亿余元。按照协议,这些外债必须在1965年前全部还清。这52亿元要撂在今天,一个演艺圈的烂艺人都能掏得出来,可是在当时灾害连连、饥荒遍地的中国,若是拿农产品还债,那无疑是从老百姓口中夺食啊!


中国人的目光,别无选择地投向了可可托海三号坑。


偏偏在这时,日本人也抛来“好意”了。他们说:你们不是闹饥荒吗?我们拿一公斤粮食来换你们一公斤的“废矿渣”怎么样?是的,可可托海的矿渣堆积如山,而我们的百姓也正饥肠辘辘,但是,这时候的中国人,已经不是“甲午战争”时期的中国人,即便是矿渣,又岂容贼人觊觎。矿区的人们这样说:“宁愿饿死,也要把日本人馋死。”


然而,三号坑还能从它的躯体中挤出多少乳汁,来支撑中国挺直的脊梁呢?


四、人们来这里寻找的是什么?


谁都知道借债还钱,天经地义。何况,能否偿还苏联债务,简直是中国国家信用的试金石。但是当时的中国实在是太穷了!逢上天灾人祸造成的大面积严重饥荒,再加上决策层咬牙跺脚、“勒紧裤腰带”也要自主研发的“两弹一星”,还能用什么还债?农产品自然是首选,然而债主要求鸡蛋、苹果要过筛子,大了小了都不要;猪肉要卡膘,肥了瘦了都不行——这简直是在大饥荒里夺人命啊!


这时候,只有三号坑的稀有矿石能担当“国之重托”。


天价宝藏三号坑 - 琼海觅珠zhaoyffs555 - 金刚钻石    琼海觅珠

 
                     停采后的三号坑积水成湖,美丽绝伦,令人难以联想起当年“功勋英雄矿”的名号


在六十年代初,按当时农产品与矿产品价值的对比,一吨普通矿砂,能抵几吨农产品,而一吨稀有矿产,更是贵过几十吨,甚至上百吨农产品。有资料证实,三号矿坑大约承担了偿还全部苏联债务的47%份额!试想,假如没有这个47%,我们还要拿出多少农副产品抵债?我们还要承受多少饥民的生命悲剧?


就这样,为了早日向苏联还债,也为了中国自己的“两弹一星”研制,三号矿开始了历史上强度最高的开采,从1961年冬天开始,200名骨干组成突击队,在矿区不断进行剧烈的爆破和外扩,可以说超越了矿脉开采强度的极限,一度造成了大量塌方滑坡的事故发生。可以想象,这些事故搭上了不少建设者的生命。


所有这些付出的结果,是1964年,我国提前一年还清了欠苏联的全部贷款和利息。


这也是不同凡响的一年!——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在罗布泊冲天起爆,随后便实现了导弹运载原子弹的实验成功;接着,1967年第一枚氢弹爆炸成功,1970年中国的第一颗人造卫星发射升空,震动了世界。


这消息让可可托海一片欢腾,许多人忍不住泪水横流,因为所有这些成功,无不凝聚着可可托海人的心血。这颗耀眼的卫星,所使用的精确到十亿分之一秒的铯原子钟,正是可可托海出产的铯镏石提取的铯!



奢华美丽的海蓝宝石,在当年的可可托海俯首可得,却无人理睬


从中国核工业和航天梦想的起飞,到尖端科技“大国利器”的诞生,哪个没有可可托海的贡献!三号矿,因此被称为“英雄矿”、“功勋矿”。然而年复一年,随着开采难度的加大,随着中国更多金属矿资源的发现,它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衰落。


1999年11月,可可托海矿坑终于停采了。这个创造过无比辉煌的中国地质“圣坑”进入了“冬眠”。但是在2006年夏季,闭坑7年的三号矿坑重新苏醒。我们听说,这一次新探明的矿层储量更让人振奋,仅氧化铍就有300多万吨。既使那些过去日本人要买的“矿渣”,也在中国的选矿技术提升之后,成了我们自己的“宝贝。”


如今,当我驾车穿越阿勒泰山脉和清澈的额尔齐斯河时,见到的是绝美的风景,和一拨一拨的游客,可可托海旅游热,和额尓齐斯大峡谷旅游热,日趋火爆,人们来这里寻找的是什么?



可可托海给了我们大自然的丰厚馈赠,永远具有某种令人遐想的魅力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神舟飞船已实现了与天宫一号的对接,我们对太空已不再陌生。但是人类对脚下的地球却仍旧知之甚少。“上天容易入地难”,三号坑才挖下去二百米,就获得如此大的收获,那么,再挖到两千米呢?我坚信,在这里每掘进一厘米,都会给人一份新的惊喜,因为它的蕴藏,太厚太厚,它的秘密,太多太多。


如果我有能力,一定要在三号圣坑的身边,立起三块大碑。


第一块是科学碑。写上门捷耶夫的化学元素表,并特别标示出,从这里发现的七种新元素。


第二块是史事碑。写上三号圣坑对苏联人的贡献,对中国人的贡献,对当年社会主义阵营的贡献,对稳定世界和平的贡献。


第三块是英雄碑。要铭记所有对三号圣坑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来这里工作过的科学大家——核弹之父钱学森,地质之父李四光等等。甚至于,那个叫阿牙阔孜拜的“探险者”,不管他是俄国土匪还是苏联间谍——英雄不问出处嘛。



在这个满载悲欢记忆的矿坑面前,思绪万千,无以言说


最后,也最为重要的是,对那些献身在这里的每一位建设者们都要铭记其姓名,让他们的魂归聚碑上,别再是孤魂野鬼。


有条件去五台山、峨眉山,烧香拜佛的人们,去一趟阿尔泰山吧,去看看可可托海,去看看喀纳斯,去看看额尔齐斯大峡谷,看看那里绝美的景色,顺便,也去看看三号坑,不必烧香,也未必磕头,能够为前人们鞠上一个躬,献上一束野花,让他们感受到子孙后代不变的敬意!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