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刚钻石 琼海觅珠

赤橙黄绿青蓝靛紫——理念信息波

 
 
 

日志

 
 

乾卦破译  

2017-03-27 16:37:00|  分类: 五行易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乾》卦破译
  [卦辞原文]:乾,元亨,利贞。
  [辞意解释]:做主人,原本(天生)就是一项通顺的事情。按着本卦卦爻辞所言去做为利。
  [解说]:本卦卦辞“乾,元亨,利贞。”“乾”就是“作主”的意思。关于“元”、“亨”、“利”、“贞”这四个字的字义,我在前面已作过解释了,尽管这四个字在《周易》里的出现几率极高,但在任何一条卦辞爻辞里,它们各自的文字含义都没有变化,根本没有一字多义的现象。
  前人由于把“乾”字割裂出去,单纯作为“卦题”来处理,这样《乾》卦的卦辞就只留下了“元亨利贞”这四个字了,于是就用“微言中寻大义”的迂腐做法,把这四个字无端地附会,杜撰出一大堆所谓的“深意”来,《十翼》就是这样做的,但这不但没有好处,反而错解了本卦辞的本意,甚至连以后各文的解释都因之偏题。所以,我们必须明确,《周易》各卦的卦题文字,其本身就是卦辞的组成部分,不能割裂出去,这是《周易》这部古书的一大特点。本卦卦辞,也只有“做主人,原本就是一项通顺的事情,按着本卦卦爻辞所言去做为利”。这种简单明了的含义,并不存在其它什么“微言大义”。
  [初爻爻辞原文]:初九:潜龙,勿用。
  [辞意解释]:将来会篡夺你权位的人,不要用。
  [解说]:本爻爻辞,《文言》将其解释为“龙,德而隐者也......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认为潜龙是“德而隐者”,不能有所作为。从战国时代一直至今,二千多年来,大多数研究《周易》的学者,都顺从此说,但这种解释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很明显,《文言》作者是把爻辞原文“潜龙勿用”改成“潜龙勿动”后再来解的,这就犯了原则性的错误。
  那么为什么“潜龙勿用”一句,以“将来会篡夺你权位的人,不要用”作解才是正确的呢?最根本的凭据首先当然应该是爻辞所表示的文字意思,这是译《易》者的最基本的原则,否则就是瞎说。先讲这个“龙”字,《乾》卦全文以“龙”为喻,意指“作主人”者。而“潜龙”即指“潜伏在身边,将来要夺权的人”,也就是“韬光养晦之人”。“勿用”即“不要用”、“不能用”之意。另外,我还有一个强有力的证据。那就是从解开后的《周易》卦爻辞全文来看,《周易》六十四卦每卦的初爻,都是其本卦所论之事的“基本要领(基本事理)爻”,无一例外。但关于这一点,读者只能等我把《周易》卦爻辞一卦一卦逐步解开以后才能看到。在这里,关于破译出来的《周易》还有这样一个特点,我只是事先向读者提上一句而已。下面,我们再来看一看“将来会篡夺你权位的人,不要用”这条道理,是不是“做主人”这件事的“基本要领(基本事理)。”以及这条道理对于人们行为的指导意义。
  事情是很明显的,凡是“做主人”的人,不论你是只掌管一事一职的最基层的“主人”,还是社会中层的“主人”,还是一国之君,按青铜器时代来说,不论你是氏族的族长,还是部落的酋长,还是部落联盟的首领“方国王”,还是殷王天子,凡是“将来会篡夺你权位的人”,那是不可把他留在身边养成气候的,否则,“业将不业”、“国将不国”,这是不须多加解释的“人间常理”,也就是“做主人”这件事的最基本要领。至于怎样才能识别“潜龙”,怎样才能防范“潜龙”,《乾》卦《用九》爻作了明确的指导。
  对于“潜龙,勿用”这一句,我们还必须辩证地去看,也就是站在对面的立场上去看:
  既然“将来会篡夺你权位的人,不要用”是人间常理,那作为没有篡位之心的忠臣,就必须懂得怎样想法子使你的君主完全了解你是没有篡位之心的,不要因忽视了这一点而使得你的君主把你误认作“潜龙”,以致造成你事业无成。历史名将岳飞便是一例,岳飞风波亭遇害,世人只恨秦桧奸诈,恨高宗昏庸,却无人叹岳飞对其君主不加疑虑。当时岳飞已掌举国之兵,且同时兼得天下民心,高宗对其有“潜龙”之虑,这应该说是符合情理的。比岳飞早一千三百多年的秦始皇的大将王翦,就比岳飞聪明。王翦同岳飞一样,没有篡位之心,但他为秦王统一大业打最后一大战前夕,因知道必须掌举国之兵方可得胜。作为臣子,要干此大事业,第一要务就是必须消除自己的君主会对自己产生的“潜龙”之虑。于是王翦就常常借故向秦王讨封索赏,弄得满朝文武都把他当作贪求小利的“小人”看待。主动造成“没有秦王,王翦就不可能再有什么号召力了”这种现状。于是,秦王放心了,不怕把兵权交给他了,这才掌举国之兵,最后为秦王完成了统一大业。王翦的事迹在前,岳飞在后,抗金大业未成,也应叹岳飞有失。但真正可叹的,应该说还是作为《周易》第一卦第一爻的“初九,潜龙勿用”一句,一直没有人解出其真义来过。倘若早有人译出“潜龙勿用”一句的真义,作为身刺“精忠报国”四字的儒将岳飞,哪会有风波亭之灾,秦桧根本钻不到空子。这确实是中国文化史上第一使人可叹的事情,并且,象岳飞同样的冤案直到现代仍在发生,中国共产党一代最英明的领导人,能把一个已面临全面经济崩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已陷入极度贫困的六亿中国人,从死亡边缘上一把拯救了出来的伟人——刘少奇主席,同样的,也是一例......。
  [二爻爻辞原文]: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辞意解释]:在民众中已显现出一定名望,又意欲求作一事一职之主人的平民,当以多多地与掌权的“大人”们接触为利。
  [解说]:文中头一个“见”字读“xian”,同“现”,指“显现”的意思。“龙”为“作主人”者,“见龙”即“显现出能够作主人的人”。“在田”意指“在农田里亲自参与田间劳作的下层小民”,“利”即“有利于”之意,这后一个“见”字读“jian”,即“进见”之意,“大人”即意为“掌权的人”。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这是一条被好多好多人忽视掉了的真理,特别是实行了科举考试制度以后,知有多少读书人,只以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而不懂得“见龙在田,利见大人”这一道理,只是埋头读书,结果一个个成为鲁迅书中的“孔乙己”。其实,不论是奴隶社会还是封建社会及现代社会,“大人”们推荐和任用人才,都必然是他们所较为熟悉的人。所以,不论你是意欲到政府部门,还是某公司某单位谋职,还是意在自己作一小业主,自身的素质当然是第一位的,但能与“大人”们交往的本领亦是必不可少的。我希望因此而有过辛酸经历的读者,能明确地教育自己的孩子,要从小就学会多多地接触“大人”的本领,《周易》是生活经验的结晶,不要忽视。
  [三爻爻辞原文]: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辞意解释]:已掌一事一职的主职者。每日到晚都应当主动勤奋,兢兢业业地做好自己的工作。每天夜里,还应象处在危险困难的处境之中那样(仔细审视自已一天下来的工作中的每一个细小环节以及总结以往工作中的优缺点,时时纠正自己,提高自已,用以决定明天及以后将如何去做),这样就不会有患害。
  [解说]:商朝那个时代,“君子”是指“作主的人”,小的为一事一业作主的人,大到公候家,国家的“作主的人”统统称“君子”。在《周易》这本书里“君子”二字并不含有“道德高尚者”这种含义,把“君子”作为“有德者”的代名词,那是从春秋时代开始的,“君子”由于基于自己事业上的考虑,就必然要在事事处处注重自身道德上的形象,从而在自身的行为上加以收敛。到春秋以后儒家理论问世,由于“德”是儒家理论支柱之一,而有“德”者又往往多见于“君子”,儒家就把君子作为“有德者”的代名词叫开来了。在解释《周易》时,前人往往把文中的“君子”一词作“有德望者”来解,这显然是错误的。
  本爻“君子”一词,指的是比二爻的“见龙”高一社会层次的人,即已掌一事或一职之权的人,如小业主、小奴隶主、地方官之类。这一层次的人是“实务者”,有大量的实际事务要做。“终日”即“整个白天”的意思。所谓“乾乾”,即主动,头一个“乾”为主动去思考,后一个“乾”为主动地去实干。“夕惕若厉”为“晚上警惕如处身于危厉之境中那样”的意思。前人多有把此句断句成“夕惕若,厉无咎”者,这显然是错的。“无咎”即“无患害”。
  [四爻爻辞原文]: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辞意解释]:(已有一定的权势者)为争取某一利益,要跳出自己的势力范围而活动的话,就必须要做到“能退回到对自身无害的环境里”这样的防备工作后,方可无患害。
  [解说]本爻的字面解释是“龙倘若在自己的渊潭边腾跃,那就没有患害”。文中的“或”字意为“倘若”,“渊”即“渊潭”,也就是龙能活动自如,不会受他人伤害的生活处所,是“龙的根椐地”。要解释的是这个“跃”字,“跳起来”称之为“跃”,它的引伸意思就是“超过日常活动的大动作”。不论是动物还是人,“跃”都是为某一利益某一目的而为之的。并且,“跃”都有跃而未成怎么办,这样的问题存在。凡是“跃”都是有危险的,只有能够回到根椐地来,这才能“无咎”。
  “要取利,就要考虑好退路”。这本是人间常理,不须多加解说,值得一提的是:历代的起义者中,如陈胜、吴广、张角、白莲教......等,他们在办起义战争这种大事时,似乎都不懂此理,没有巩固的根椐地便成为他们走向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而“进行革命战争,必须先建立巩固的革命根椐地”一理,还是近代由中国共产党在总结自身的革命经验时总结出来的,并且还是在毛泽东主席的正确路线被党内的“洋马列”所否定,中国工农红军因此遭受极大挫折后,用千万人的血的教训才总结出来的。
  在现实生活中,“多大的‘跃’应有一个多大的‘渊’相应”,这一道理是普遍存在着的。
  [五爻爻辞原文]: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辞意解释]:身居上层,但名位尚未鼎定的“龙”,应与掌权的大人们接触为利。
  [解说]:历代的《易》学家们大多都把本爻视作“九五至尊”之位,这是他们见《周易》各卦,凡五爻爻辞“多言吉”,并且,各卦五爻爻辞所言,似乎大多与国君应做之事隐约相合,于是杜撰出一个“九五至尊”之说。随着本作者把《周易》各卦卦爻辞一个个地解开,读者便可明显地看到,《周易》各卦爻辞中,只有那些以国事为例进行叙述的爻辞,其五爻才论及王事,并且所针对的对象,也并非“至尊王”,而是“初成王”。本爻所称“飞龙”意为:在天上飞来飞去,位置尚未定局的龙,这恰恰是对初登大典的“初成王”的一种很形象的比喻。本爻爻辞之所以说“利见大人”,亦说明本爻所言是针对“初成王”而言的,因为恰恰是“初成王”,首当的要务,应当多多与“大人”交往为利。因为作为一个“初成王”,首先他必须完善他的统治系统,这就要尽快地制定出他的统治政策,由此政策进行他行政组织、军事排布、财金运作......等等各方面的工作。而这些事情,他必须与他的臣将们(大人们)共同计划,并尽可能地交权与他们各掌其职,这才能使他们深有被信任被重用之感,君臣之间才能拧成一股绳,同心同力,这就是对内的“利见大人”。然而象曹操,在军事上,他每遇战事必亲自执政操持,直接指挥战将(这实质上是自己把自己降为臣位的一种糊涂做法)。这在表面上,事情办得当然更顺自己的心,但实际上,很多将才(曹操手下有才干的将领是很多很多的),都被搁到了一边,发挥不出他们的才干,其结果是央央大魏,却不耐一川蜀何。同样的,在文治方面,因“不见大人”,很多事情都着意显示自己的文才,结果是使得象杨修等一班有才学的文人们无所事事,杨修为表现自己(这是未得志的文人最大的特点),还常常辱及他这个实际上的“君主”。与之相比,东吴的鲁肃,尽管其才能远不及杨修(荆州在他手里被骗被赖就是例子),但在孙权放手其职的条件下,是他作成了“赤壁大战”的根本基础——孙刘联盟。可见曹操其人,说到底,他只是一个将才,并非“王才”。而所谓的“王才”,当年汉帝刘邦有一段说明:“论文治,我不及萧何,论武功,我不及韩信,但我能用他们......”。这才是“王者之道”。
  其次,作为一个“初成王”,他登基后,就必须尽快地、尽可能多多地与邻国的国君们(大人们)交往,以求获取“国际社会”的认可。第三,尽可能地抚慰安顿前朝的遗绅,因为这些人都是有深厚社会基础的知名人士,有很大的号召力,能使他们加入应变,改变立场,这对于稳定“初成王”的基业极为重要,而这些人也都属于本爻中的“大人”。
  以上的这些均属“见大人”,倘若不做好,这条“飞龙”的结局必定是失败,必定是从“天上”掉下来。洪秀全的失败,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他不懂得登基后的君王还只是“飞龙”,他把登基之日当作至尊之时来过了。
  现在,我们应很明确地懂得这个“飞龙”的“飞”字之含义了,这个“飞”字,一是很形象地隐喻了这位“在天”的龙,在天上还没有牢固的名位,二是很形象地隐喻了他还有很多的要务在进行着活动、运作。随着《周易》各卦卦爻辞逐个被解开,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出,这第五爻当属“未定龙”或“初成王”之爻位。什么“九五至尊”、“九五之尊”等说法(其实这说法都是根椐“中庸”、“无为”理论瞎编出来的)应该休矣!
  [上爻爻辞原文}:上九:亢龙,有悔。
  [辞意解释]:一味穷高刚愎自用的最高执权者,会有悔恨。
  [解说]:“亢”字的含义,应该为“穷高”的意思,所谓“亢龙”,当为“穷高之龙”,也就是执权者一意孤行的意思。从《周易》其它各卦的上爻所述内容来看,上爻均为论述“最高”、“最终”之事,所以本爻当为最高位,也就是“至尊龙”或“守业龙”,“天子”之爻位。
  作为最高执权者,一意孤行是其最易犯的错误。因为在年年月月日日的众多事务中,是有很多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事情的,只有主权者当机立断,事情才能取得成功。更何况,还有一些只被少数人看清了正确方向的事情,主权者必须力排众非,坚持己见,长期坚持方可取得成功的事情。这就必然易于养成其主观武断的性格,在某些事情上采取“过亢”的态度。本爻“亢龙,有悔”是警示语,而之所以言“有悔”,这是因为主权者是必须有“决断”性格方可以处事,但“主观武断”并不见得事事必然失败,也就是并不必然是“凶”,也并不必然会“吝”。另外,就算一个错误的决断,在其执行过程中,其错误点就会逐渐暴露出来,主权者会届时修正,甚至回头,这就属“有悔”了。当然,有些事情也许是不可逆转的,也就是“回不了头”的,更有甚者,因回不了头而造成“凶”的结局的。但在“凶”期来临之际,主权者的感慨仍旧会是后悔,仍旧属“悔”。所以,总体来说,“亢龙”的结局,必然是“有悔”,不会是“亢龙,凶”或“亢龙,吝”。
  [用九爻辞原文]:用九:见群龙无首,吉。
  [辞意解释]:你手下的臣将们大家都“平起平坐”,没有哪位呈现出有最高的威望这种迹象,那么你的权位就是稳当的。
  [解说]:本爻文意前人大多错解,究其根本原因,在于“群龙”一词,前人均未能解出其真义来。所谓“群龙”,凡主权者属下各臣将,均系各分执一事的主权者。在其所掌管的事情的范围内,其就是“主”,就是“龙”,这些“龙”,称之谓“群龙”。当这些“龙”中没有哪个能呈现出“有最高威望者”的迹象时,那么,你的“龙位”就是安稳的。这里的“见”读“xian”是“呈现”,“显现”的意思。
  现在我们把话题回到本卦初爻上来。很明显,《周易》作者把本卦的初爻是作为本卦的“基本要领(基本事理)”来考虑的,也就是不论你是哪个阶级档次上的“龙”,只要你是“龙”,是做主人者,你在用人时就必须切记“潜龙不要用”。而《用九》的爻辞含意,则恰恰是告诉你《初九》的事理你该怎么去用——只要“群龙”都平起平坐,没有哪个成为首屈一指者,那么你就是“吉”的。那些看到别人能力比自己强,生怕别人以后会篡了自己的权的想法。以及因某人讲过一句什么话,或写过一句什么诗或什么文章,就疑心他篡位......等做法,都是大可不必的,只要把握住“群龙无首”这一条,结果就是“吉”。如何把握呢?那就是造出“群龙”之间相互牵制,甚至相互敌对的局面,使之不能产生出有“首屈一指”者的事情来,你的“龙位”就是稳当的。历史上,朝廷里各派闹哄哄的朝代多得很,但越是闹得凶的朝廷越不会产生篡位的事情,道理就在于此。现在我们知道为什么本爻要名为“用九”了,“用九”即“九用”,也就是“龙用”的意思。
  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一直传闻《周易》是周朝的宫廷秘本,可是周朝却恰恰是在群龙争雄(诸候争霸)中衰落的,历史文件也从未见有周朝曾对诸候国有过在经济上、军事上进行压制的记载。可见周朝朝廷并无人懂得“见群龙无首,吉”,更不要说什么“文王拘而演周易”了。
  [关于新爻位理论的初步介绍]:关于《周易》原文存在着“爻位结构”的说法,自古有之。但自古以来一直流传着的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爻位理论,说到底,均属在对《周易》卦爻辞文句基本不懂的条件下,仅凭对爻辞中的只言片语作极片面的理解而进行瞎推测的产物,究其内容,多属杜撰。
  根据已破译出来的《周易》全文来看,我们可以明显看出,《周易》全文六十四卦,其各卦凡同一爻位上的爻辞所述内容,都一一与《乾》卦同一爻位上的爻辞所述内容相对应,即:凡所有的初爻均与《乾》卦的初爻相同类,凡所有的二爻均与《乾》卦的二爻相对应,凡所有的三爻均与《乾》卦的三爻相对应,一直到所有的上爻,均与《乾》卦相对应。不过究其表述形式来说,归纳起来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以人的阶级地位来分成五个档次,编成五个爻位。还有一类则是以事物发展的程序分成五个档次,编成五个爻位。但是,不管是以人的阶级档次分成爻位,还是以事物发展的程序分成爻位,它们都是与《乾》卦各爻所述的内容相对应的。下面,我们就先从以人的阶级地位来分爻位的这一类型谈起:
  首先,我们把《乾》卦所述的内容中各爻所述内容中各爻所针对的阶级档次依次来命一个名,也就是把各个爻位按人的阶级档次来各命一个名:
  关于初爻,我在前面已经说过《周易》六十四卦均是把初爻作为本卦所论事情的“基本要领(基本事理)”爻来处理的,所以它不含阶级内容。
  《乾》卦的二爻说的是已经显示出有一定才能、意欲谋职的平民,我们就称它为“平民爻”、“见龙爻”。
  《乾》卦的三爻说的是已经掌有一权一职,需要处理各种基层事务的基层执权者,我们就称它为“实务龙爻”,在商朝那个时代,应与“氏族长”相当。
  《乾》卦的四爻说的是已经掌有一定权势,意在争取利益的执权者,我们就称它为“争利龙爻”,在商朝那个时代,它与“部落酋长”相当。
  《乾》卦的五爻说的是基业初鼎但名位未定的初成王,我们就称它为“飞龙爻”,在商朝那个时代,它与“方国王”相当。 
  《乾》卦的上爻说的是执掌最高权位的“天子”,我们就称它为“守业龙爻”,在商朝那个时代,它应与商朝的天子相当。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