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刚钻石 琼海觅珠

赤橙黄绿青蓝靛紫——理念信息波

 
 
 

日志

 
 

质疑易经  

2017-03-17 11:49:08|  分类: 五行易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质疑易经 - 琼海觅珠zhaoyffs555 - 金刚钻石    琼海觅珠
 

    中国数千年来能够拿得出手的,形成了一套理论体系的,但决不能称之为科学的是中医学。但是中医学的理论基础却是建立在玄学——伏羲氏易经八卦和五行理论基础上的一门学问。这门学问的核心理念和出发点,一言以蔽之,就是所谓的辩证法(朴素辩证法,辩证施药通假于辩症施药)。目前国内那些称中医学为科学的人,百分之百的可以称之为哲学和科学盲。科学的定义是什么?科学是建立在公理化、分析化和形而上学化上的逻辑思维体系。而中医学呢?却是建立在机械化、归纳化和综合化基础上的辩证思维体系。这两者之间的共同点从哲学的角度来说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完全是尿不到一块儿、扯不到一起的东西,所以把中医学生拉硬扯到科学体系内纯属脑残和无知,徒增人之笑柄。
  
  中医学目前在中国的情况我就不用去多费笔墨了,中医学目前的窘境实在是值得同情。但是在治病救人的目的上来说,效果是硬道理,在与西医竞争的过程中完全被动,陷入了无法扳回弱势地位的境地,因此效果不佳只能导致中医和中医学市场的萎缩和萧条。中医学如果不能在疗效上沙开一条血路,消亡的命运恐怕已经注定。中医学最好的未来恐怕是沦为只具有保健功能的辅助性学问了。

 

    近代“著名老中医”的寿命:王士雄60岁(1808-1868),雷少逸55岁(1833-1888年),余听鸿59岁(1848-1907年),唐宗海55岁(1863-1918年),丁甘仁61岁(1865-1925),恽铁樵57岁(1878-1935),承澹盦58岁(1899-1957),章次公56岁(1903~1959年),杜幼臣57岁(1914~1971年)


  中医学的命运其实与中国人的原始思维方式有着紧密而不可分的联系,而在其他一些领域里,中国人更不好意思了,要想说就只好拿四大发明来说事。一言以蔽之,中国从古到今就没有科学,难道是中国人没有科学的大脑细胞?中国历史五千年间,始终没有诞生科学出来过是无法回避的事实,这让好面子的中国人实在是脸上无光,于是不得已而为之,只好泊来英国不入流的生物研究人员李约瑟(因为其人逻辑思维能力较差,只能在辩证法领域里才能够一显身手,于是,专挑一流人才不屑于做的事情去做的主)的研究成果,大肆宣扬中国的四大发明来满足一下脑残的中国人因极度虚弱心理而导致的虚荣心,这种做派实在是让大科学家云集之地的英国在人内心中深深的鄙视了一下。
  
  对于中国人在科学领域的创造性低下的问题,还是需要深究而不能妄下断言。但是从已有的历史资料来看,中国人在科学领域里面,其原创性确确实实是等于零的,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谁也无法反驳和为之辩护。
  
  中国人从来都没有原创科学,中国人原创的东西只有技术。但是技术这个东西其含金量能与科学相提并论吗?中国只能出工匠而不能出大师。当古希腊人早就知道地球是圆的的时候,中国人对大地只有非常模糊的概念,天圆地方就是中国人最典型的认识。当古希腊人利用几何原理计算开始地球和月亮之间的距离时,中国人还不知道几何原理为何物,只知道美好浪漫的嫦娥奔月的故事。当阿基米德发明浮力定律的时候,中国人只是懂得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现象学基本概念。这些铁的事实让那些脑残粪粪们自卑得难过,只好用四大发明来意淫一番安慰自己那虚弱的心理。
  
  中国人挥之不去的诺奖情结,每年一度就要发作一次,可是中国人在每年一次发作诺奖情结综合症的同时,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准确的判断和认识到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在诺奖上有所作为的前因后果,除了一番意淫以外,实在是找不到其中的原委,只好周期循环的每年来一次意淫心理大发作,如此和打摆子一样。
  
  一、中国科学落后的根本原因之所在
  
  中国人的技术上具有相当的不错的聪明才智,但是一到了科学上,中国人仿佛是缺少大脑细胞一样,总是不能在原创科学上有丁点斩获,说起来非常的惭愧。那些大脑残障的粪粪们这时候就会反驳说,中国人获得诺奖的人不少。我说是的,确实不少,可是有中国本土人吗?杨振宁、李政道等获奖者是中国人吗?严格的说他们都不是,血统上的争执很没有意义,关键的问题是,他们获奖的原由,都是在美国这个科学原创精神环境良好的国度里,深受西方式思维教育的中国人才能够获奖,这是不争的事实和关键。
  
  其实我以为,中国人原创科学落后的基本原因不外乎以下两点:
  
  第一:在原始思维占据统治地位的中国,原始思维源代码从思维方式上就根本性的扼杀了中国人科学创造力的聪明才智。我在《中国式脑残=中国特色》一文中,已经将原始思维的特点做了深入的介绍和讲解,这里再针对科学发现对中国人的科学发现力和创造力进行一番分析。
  
  科学创造,要求创造者必须具有自由而独立的思维习惯、思维方式和相应配套的,保障独立和自由思维的大环境。可是在中国这种专制横行的国度中,自由和独立这两个概念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很长的历史中几乎没有这个概念,就是当今中国,甚至很多人尚不知独立和自由这两个概念为何物。在一个专制体制中,自由思想和独立人格那简直是地地道道的异端和邪恶的代名词,孔老二的源代码礼、义、仁就是自由和独立的天敌,还没有等自由思想和独立人格冒头,用专制的口头语来说就应该“把它掐死在摇篮中,把它封杀在萌芽状态”了。因此,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这两个科学创造的充分条件,便消失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了。中国之大,却是万万容不了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的。
  
  第二:中国人自古传承的,中国人还引以为豪的原始思维,从根本上就规定性的使中国人头脑中严重缺乏逻辑思维能力。需要指出的是,我这里的逻辑思维能力是分析性的逻辑推理能力,与中国人原始思维中的综合性的归纳型逻辑推理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在中国传统的原始思维情况下,是绝对性的无法产生公理化的、分析性的逻辑思维的。这样,原创科学要求的形而上学的分析方法和能力对五千多年来的中国人来说,即便是存在,那也是非常得可怜的,完全不足以担当起发展原创科学的重任。
  
  中国人原创科学能力的低下,就在于伏羲氏发明易经时,已经将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用源代码的方式予以定性,因此中国人从此与原创科学绝缘。请参阅我的《易经八股形成原理的破译》一文,文中对易经八卦的思维方式和方法(换言之就是对中国人的认识论和方法论),进行了彻底的破译。由于易经将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彻底的禁锢在归纳推理和机械化综合化的朴素辩证法范围内,于是中国人自伏羲氏程序源代码编制员开始,就将中国未来的科学技术发展方向上,规定性的、彻底的与科学分道扬镳和绝缘。
  
  原创科学发展的充分条件是认识论的形而上学认识论、以及形式逻辑推理法,必要条件是自由精神和独立思考。而这两点对于中国人来说恰恰根本就不存在(即使是中国人有,那也是极为稀少,被中国人视为异端的歪理邪说,一旦出现,马上就象韭菜一样,被彻底割除了),因此中国人无法在原创科学上有所建树和有所作为,就很自然的成为板上钉钉的铁的事实了。由于文化上的客观条件不允许科学发现能力的出现,这样中国人根本就没有科学发现的传统。于是,当今之中国恐怕在未来很长时间内,也无法在科学领域有所突破和斩获。
  
  中国人在同西方人进行科学的竞赛中,可以说是彻底的完败,中国人在原创科学领域内,完全是一张白纸,毫无建树,成就等于零。而西方世界在公元前毕达哥拉斯和阿基米德时代,在科学上就已经崛起并一直领先于全球,这也是中国式脑残们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二、中国技术发展的内在原因
  
  不可否认,中国人在技术领域方面不象在科学领域方面与西方世界有这么大的差距,甚至在公元十四世纪时,中国的技术较西方而言还具有一定的优势,这就是中国式脑残们的救命稻草和振振有词的夸耀证据。但是这些为白痴们带来极大的虚弱心理满足的技术以及技术产生的内在原因,却又一次给白痴们带来巨大的反讽。
  
  技术的发展,与现实生活的客观需求密切相关,只要有现实的需求和一定的技术储备、物质基础,那么相应的技术就能开发出来,没有什么值得大肆炫耀和沾沾自喜的。中国人最早发明的指南针,那是因为战争的需要应运而生的,有块天然磁石,那人就可以找到南北了。但是指南针的工作原理,凭着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能力,中国人是绝对不会发现的。指南针在中国人的手里最大的用途就是用于风水、阴阳宅基地的迷信活动中。而火药这种东西的发现还纯属意外,完全是由那些幻想长生不老的道家弟子们,在炼制长生不老药——炼丹时发现的副产品。一旦把这个发现的故事说给喜欢意淫的白痴们听,他们骄傲的脸就挂不住了,更让他们挂不住脸的是,中国人把这种本来源于原始思维、企图长生不老的不死药的炼制过程中的副产品,用于非常荒唐的祖宗崇拜和红白喜事上去了,而不是拿来做战争的工具和造福和改善自身生活的工具。

    中国人在技术上的发明上,发明的目的和动机,几乎无一不是出于现实生活的需要。在技术上的态度上,中国人完全是一种典型的实用主义态度。这种态度和思维方式在一开始确实是技术发展的原动力和推动力,对技术的发明和改进来说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但是一旦技术复杂到一定程度后,缺乏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中国人技术上就会停滞不前、束手无策,甚至走下坡路。
  
  这其中的哲学原因我已经在《辩证法(对立统一)批判》一文里面详细的论证了。主要原因是:由于中国人原始思维的属性,对复杂事物的判断采用朴素的辩证法予以对待,但是我论证出当辩证法进入到第三个循环后,事物的真实度已经下降到20%以下。在这种情况下,由于一件事物的真实度只有不到20%,而虚假度高达80%以上,这样要发明一件技术难度很高的产品确实是勉为其难了。
  
  中国在十五世纪以后,技术的进步已经处于停滞的状态,这除了蒙古人入侵带来的文明的衰退因素以外,也有因为发明新技术难度越来越高,对原始思维范式的中国人来说已经是勉为其难了。在原始思维范式下的中国人,这时候技术发明和改进已经越来越力不从心。李约瑟和美国著名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思(L。S。Stavrianos)都对中国自十五世纪后技术停滞做出了被野蛮民族侵略后,文明衰退导致创造力下降的结论。但是我认为这个结论只反映了中国人技术创造力下降的充分条件,而中国人技术创造力下降的必要条件件,则是我所说的,由于中国人原始思维范式的原因,难度越来越大的技术进步和创新,导致了中国人对技术进步的力不从心和束手无策。
  
  除了中国人技术创造力下降的必要条件和充分条件以外,中国的统治者和老百姓在意识和潜意识中,对技术的态度则是鄙夷和不齿的。他们视技术为“奇技淫巧”,对技术发明和创新不屑一顾,技术创造被贬为下九流的勾当,这样一种对技术进步的恶劣显性意识,对技术进步的打击是致命的。
  
  中国式的脑残不仅将中国人的科学发现能力彻底的摧毁并将这种科学发现能力送进了坟墓,而且将中国人的技术发明能力和技术创新能力虐待致残,以至于中国在科学和技术两驾马车中,先屠杀掉含金量最高的、最有增值潜力的科学发展动力之马,然后是将具有现实能力意义的技术之马搞残。这种愚蠢的行为,只有具有原始思维的中国人和原始思维范式的典范——中国文化——原始思维源代码的显性表现,才能够干得出来这种自废武功,精英淘汰的愚蠢行为。
  
  三、科学技术在人类历史发展中的地位
  
  科学技术的进步,是人类历史和文明进步的发动机。L。S。斯塔夫里阿诺思在其《全球通史》中,总结人类历史时强调说,人类进步的动力和源泉,就是科学技术的进步。他从历史的角度评价科学技术对人类进步的作用无疑是正确的。如果从全方位的角度来看,科学技术就是人类创造财富、走向物质文明从而达到精神文明的彼岸的唯一源泉和动力。
  
  人类从使用工具——从石器到火的原始社会,从采撷社会走向农耕社会,从农耕社会走向工业社会,再从工业社会走向信息社会。科学技术在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人类自我的解放过程中,从来都是主线和永不衰竭的主旋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没有人的思想的解放和思维方式的进步,那么现今的人类仍然过着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与大猩猩无异。如果没有科学技术的发明发现和传播使用,人类的进步是不可想象的。
  
  人类进步的模式,从单纯的动物式的向大自然索取生活资料的原始状态,进步到以下历史进程:当农具发明后,人类便进入了农业社会;当瓦特发明蒸汽机后,人类便进入了工业时代;当冯·诺依曼发明了电子计算机后,人类便逐步进入了信息时代。这个历史便是人类从单纯向大自然索取生活资料,逐步转移到向人类自身——人的大脑――人的智慧索取生活资料的方向上来。因此,人类的进步依靠自身的潜能——智慧——的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
  
  可是,由于中国人的原始思维方式和原始思维范式的缘故,中国在历史的进步中已经被西方远远的抛到了身后且自身还茫然无知。
  
  目前的中国人在原始思维的驱动下,只能够采用有限的手段在世界格局中辗转腾挪。有句话说的是在国际社会发展的竞争中:欧美人靠智慧,俄罗斯人靠力量,而中国人靠计谋。实际上中国人的计谋给予最合适的评价就是,依托原始思维进行有限的计谋应付竞争,这是一种置中国于极其不利形势下的竞争,这是一种实力悬殊的竞争,而在这种竞争中,我们的国宝们——中国的白痴粪粪们自我感觉良好,成天意淫着核平台湾,核平日本,核平美国,我们可爱的少壮派军人,朱经武将军就是这种白痴的典型代表。
  
  现在的中国人,有多少人明白中国处于世界经济食物链的最低端的事实和道理以及其中蕴含的玄机呢?中国为了谋发展,智力低下到靠出卖子孙后代赖以生存的资源上,依靠出卖中国人民脂民膏上,这种卖血式的发展模式,既是不可持续的,也是无可奈何的。这种不可持续发展的道理中国人很多都懂,用中国的血汗和子孙后代的利益福祉,去补贴全世界,既荒唐,也愚蠢。至于无可奈何的原因,恐怕中国大多数人所知不多。
  
  实际上现在世界经济格局,也就是所谓的经济食物链中,处于最高端的,就是科学技术最发达的,原创能力世界一流的西方世界。西方世界的科技发展水平最高,那么西方世界吃香的喝辣的就是理所当然的。他们掌握了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当然理所当然的享有超额利润,这就是人类发展的铁律。日本等二流国家,由于科学的原创能力较西方一流国家低下,自身掌握的核心技术不多,只能在世界经济食物链终享受比平均利润稍高的利润。而中国这种既无科学原创能力,也无技术原创能力的国家,那么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世界经济食物链的最低端,享受着农民工待遇。
  
  对于郎咸平教授的经济学观点我并不完全赞同,但他的6+1理论,我认为是正确的。这个6+1理论,深刻的说明了中国因为科技水平的极度落后,只能处于经济食物链条的最低端的事实,同时也是中国处于世界经济食物链中最低层和中国人无可奈何的原因,而导致出现这种状况的基本原因就是中国人没有科学技术原创能力。循着这个逻辑链条,我们通过层层剥皮和追根溯源,最后还是找到了其最深层次的原因:中国文化的源代码错了。由中国原始思维书写的源代码错了,大错特错了!!!
  
  难道这就是中国人的宿命吗?动物界、人类社会发展都遵循着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层层依赖,层层剥削的金字塔结构自然法则。中国由于文化源代码的错误,导致了中国目前处于食物链的最低端。这种悲惨的命运,是那些中国式脑残们和白痴粪粪们想否定都无法否定的事实。对于中国人目前糟糕的处境,脑残们和白痴粪粪们唯一的做派,就是深度海洛英般的意淫和内倨外恭的献媚和狂吠,除了这些不是本事的本事以外,中国式脑残们和白痴粪粪们还有什么本事和作为呢?
  
  更为荒唐的是,中国人虽然小脑发达,号称是模仿能力和盗版能力天下第一,还值得白痴和粪粪们意淫和弹冠相庆一番,可是中国人在科学技术上逐步的走向堕落的趋势,却是实实在在的。中国人现在甚至连偷技术和盗版的的兴趣都没有了,彻底的蜕变成一个拿来主义者,等待着别人的施舍和技术的转移。
  
  中国当局现在的所谓“以市场换技术”的愚蠢国策和愚蠢的企图,就是这种典型的蠢人和懒汉的精神乞丐思维方式。循着引进一代、落后一代;再引进一带,再落后一代的跟屁爬虫之路,永远走下去。中国人现在思想的贫乏、科技的无知,以及思维方式的懒汉化、堕落化,已经使得中国人彻底的堕落到彻底依赖科学技术强国,不断的卖血换技术的最愚蠢地步了。由此可见,中国式脑残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程度了,吃别人的剩菜剩饭,被别人残酷剥削和民脂民膏的流失,同时祈望着那些科技强国,经济食物链条高端的大佬们施舍给口饭吃的精神乞丐和思维方式的滥觞,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难道中国的发展之路永远要这样走下去吗?中国人永远做西方淘汰的垃圾技术收购人吗?

    阿Q精神胜利法(以下简称精神胜利法)在中国大地上产生和徘徊已达数千年了,数千年来精神胜利法这个幽灵在中国大地上的滥觞,其源头,还是要追踪到周王朝用周易思想强奸华夏民族的老根上面去,同时也要追踪到求善文化的源头周易上。
  
  中国的专家学者们,对肆虐于中土大地的精神胜利法早已经熟视无睹了,也早就没有了追根溯源,深入揭批求善文化的虚伪并将精神胜利法的实质大白于天下的兴趣和冲动了。鲁迅先生在《阿Q正传》中对精神胜利法的揭露和鞭鞑,毕竟属于文学性质和现象学的描写,并没有深入到求善文化的核心以及精神胜利法的文化源代码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废话少说,言归正传。这精神胜利法的真正源头,就在《易经·系词传》中:“一阴一阳谓之道”这句话就是其总源头。于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思想家们就开始围绕着易经这句话摆起了道场,做起了文章:庄子在《庄子·则阳》中发挥道“阴阳,气之大也”,将阴阳定义为“气”的对立统一的要素。阴阳家们则将阴阳矛盾和其对立统一作用引起的变化神秘化,“深观阴阳消息,而作怪迂之变”(司马迁《史记·孟子荀卿列传》)。而真正对精神胜利法产生和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则是以邹衍为代表的战国时期活跃的阴阳家。
  
  阴阳家以《尚书·洪范》中的五行说大做文章,并作为阴阳家的理论基础。阴阳家以五行为五德学说的根据,发展出了“五德终始说”。五德终始说为历朝历代的统治者的合法性找到合理理由,提供了理论依据。于是五德终始说对后世尤其是汉代产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影响,这个巨大影响经过司马迁这个史官的二传手功能,终于在中国文化和中国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由于司马迁深受五德终始说的影响,于是他就在治史中创造了著名的“通变观”,并以通变观作为世界观和思维方式(历史哲学观),在治史过程中将这一哲学观点始终如一的贯彻到史记的编撰和注修过程中。一部史记,深深的影响了汉代及汉代以降所有中国历史上的文人和统治者。于是就形成了这样一个辩证法强奸链条——易经影响了道家、儒家、阴阳家的世界观和思维方式;阴阳家的五德终始说又强烈的影响了史家司马迁,使得司马迁产生了通变观这种著名的历史哲学观并用于史记的编修,而史记又强烈的影响了汉代及汉代以降的所有中国甚至外国历史学者、知识分子乃至于社会大众。
  
  由于司马迁用通变观作为历史哲学观编修历史,于是在史记中,他对历史的考察放在了“终始循环”方面并予以强调引申,在这里,司马迁受到阴阳家邹衍“先验小物,推而大之”的思想,将汉及汉代以上的历史,统统用“原始察终,见盛观衰”及“承弊易变”的思想方法来传达“通古今之变”的“精神胜利法”,于是在潜移默化中使得这种精神强烈的影响(强奸)后世于不知不觉,无影无形之中。

 

易经的辩证思维是如何影响国人的?
  
  一阴一阳谓之道,这句话实际上就是现代的所谓两点论,就是一分为二论,也是所谓的对立统一论。众所周知,臭名昭著的辩证法的理论核心无非三点:对立统一,量变质变,否定之否定。正因为对易经朴素的辩证思维对中国人影响至深,所以中国人才能够非常容易容易的接受来自西方的垃圾哲学——黑格尔升级版的辩证法思想。这样中国传统文化遭到了易经朴素辩证法的强奸后,发展并定型为求善文化。那么在升级版的垃圾哲学——(中国人因为有着被强奸并快乐的体会,所以就主动的选择了被强奸,引入了)黑格尔辩证法后,中国的求善文化升级为“求善求恶文化”,这种文化对中国社会和中国人的影响,实在是罄竹难书,难以言表。
  
  当中国学者和文人审视中国历代王朝兴衰更迭的原因时,帝国无可奈何的崩塌并被新兴的帝国取代时,中国人无论如何即不能也不会用分析的眼光来审视,帝国内部的异己力量——利益集团如癌症细胞一样的繁殖,也看不到因为利益集团的无制约性的崛起强烈的破坏着社会运行的基础——经济状况成规律性的恶化。这些原因在中国人的眼中统统视而不见,除了看到皇权与相权的斗争,皇权被宦官们群起而架空以外,真正危害皇朝生命的原因被忽略了。取而代之的是,因为对王朝兴衰真正原因认识的不明,用求善文化中仅有的也不可靠的工具无法找到兴衰的真相,于是只能用五德终始说来自己蒙自己了,并且也只能用阿Q的精神胜利法来迷幻自己和迷幻整个中华民族了。
  
  看看司马迁对秦王朝覆灭的原因解释,再看看后世对王莽新政,东汉的崩溃原因做出的解释,无一不是令人啼笑皆非和没有任何说服力的。如果这些被五德终始说以及司马迁的通变观能够准确的拿捏到王朝覆灭的根本性原因,并且针对这种原因对症下药,或许中国的历史就不是简单的循环式王朝更迭史了。
  
  虽然历史上有两个例外,朱元璋和毛泽东都认识到了五德终始论和通变观严重威胁到王朝的千秋万代的帝业,企图通过严肃吏治来确保江山的稳固和改变历史的恶性循环。但是他们并没有找到,也不可能找到解决黄宗羲定律的妙方,于是乎只能遗憾的,与历史上所有的君主一样,用阿Q精神胜利法来宽慰他们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心境。
  
  通过数千年来的文化浸淫,也通过文化承上启下的传导,中华民族终于在经过N次历史循环后,阿Q精神胜利法终于变成了民族的性格,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发挥着巨大的麻醉性作用,并使得所谓的中华文化能够延绵不绝,生生不息的保存和流传下来。且不说鲁迅当年讥讽的真正的阿Q,就是在抗战初期,当日本人进入北平城内后,北京大学里面的儒生们,就开始研究起来,中华民国是什么德,日本是什么德,然后日本这个德为何要取代中华民国这个德的问题了。很显然,这些酸儒们准备第三次做亡国奴,并开始为做亡国奴找到理论依据。反讽得很的是,这个做亡国奴的依据,竟然是中国的国粹——邹衍的五德终始论和司马迁的通变观。
  
  看来阿Q精神胜利法并不是被人们讥讽的市井无赖和生活无着的落魄之人的专利品,这个精神胜利法,乃是中国和中华文化的精髓和国粹。从汉代以降的两千多年的中国历史来看,只要条件合适,阿Q精神胜利法就一定能在恰当的时间和恰当的地点发挥其巨大的精神原子弹的作用。这一点,任何中国人都无法做出鸵鸟状,掩耳盗铃的否认精神胜利法在中华大地上的真实存在。

 

    易经思想本质上就是归纳型思想。如果以归纳型思想作为思想基础,那么这个民族的思维方式就是感性的,并与理性思维相距甚远。严格的说,因为理性思维符合人类大脑的固有功能,而以感性思维作为思维方式的基础,则这个民族在原初阶段,其思维方式就过早的定型了。这个定型是在归纳型思维(前逻辑思维,pro-logical thinking)还没有进化发育到逻辑思维的程度时,在进化为逻辑思维,还是定型于归纳型思维的二选一的选择时进行的思维方式的根本性选择。中国人的选择正是在原初阶段,当时的高科技思想,易经思想占统治地位后,主动或被动的选择归纳型思维作为民族性思维的。
  
  有了易经思想,中国人数千年来的思维方式按照这种思维方式一直演进下来。到了清末宪政的总设计师杨度大才子这里,那归纳型思维方式没有丁点变化。于是,杨度就在数千年来的中国思维方式——空中楼阁思维——的指导下,设计出来的社会转型方案(空中楼阁方案),在几乎所有空中楼阁思维方式占据了大脑的中国人的‘感性实践’中,遭到了可耻的,也是必然的失败。更令中国人沮丧的是,这种失败不但未能一次过,相反的接二连三的不断遭到失败。失败就失败了,但中国人经过了百余年来的不断思索,仍然没有认识到,中国人的归纳型(感性思维)方式,是中国人所有社会转型和进步事业终归失败的根本原由。
  
  在一个‘对立统一’(对立和谐)观和‘对立消灭观’滥觞和占据思维方式阵地的国度里,低级的思维方式起到主导作用情况下,社会能进步那倒是天大的笑话了。可是无论是当今中国的左派(对立消灭观)还是右派(对立统一观),在哪里纠缠不休,吵吵嚷嚷的话题中,一眼望去,黑压压乱麻麻的‘感性思维’你争我斗,端的是可笑又可叹。
  
  左派们就不用提及了,他们的‘对立消灭观’,在政治智慧标准中来衡量,简直如同白痴一般;右派们稍微好一些,他们倡导和念叨的人权和民主价值观,在中国这块‘惯于建设空中楼阁’的国度,‘空中楼阁思维’肆虐和横行的空间上,完全是现代版的空中楼阁思维。右派们比左派们的思想标签相比较的话,用理性实践的角度来衡量:一个是升级版,一个是传统版罢了。他们的思想基础,左派是‘结绳记事’,右派是‘算盘记账’,与现代社会的运作原理大相径庭,他们根本不知道,现代社会运行机制,已经升级到‘计算机原理’了。
  
  左派的思维方式荒诞透顶,右派的思维方式也好不到那里去。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通通都是建立在传统的易经思想——归纳型思维方式、感性思维方式上的。
  
  左派们的再升级也不过是将 ‘对立统一’的易经版辩证法思想,升级到‘对立消灭’的现代马恩版辩证法思想,而这种带有醒目的左派标志的辩证法思想,早已经被现代社会的政治智慧扔入了历史的垃圾堆了。
  
  右派们虽然部分或全部的摒弃了辩证法思维,但仍然脱不了‘感性思维’的桎梏,他们不过是80%的感性思维+20%的理性思维,然后把西方人的纯粹理性思维的产物,用鲁迅的‘拿来主义’方式,生搬硬套的贴上‘感性思维’的标签罢了。因此,右派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左派们根本就不想成就任何事情,他们的目标就是抱残守缺,得过且过,太阳暖和。
  
  现代政治智慧的基础,理性思维和理性实践,与传统政治思想,感性思维和感性实践相比较,二者之间的差别不可以用道里计。中国在近一百年来,错过了三次民主化的机会,这是为什么?这只能说明:中国人没有这种智力,也就是说根本不具有现代政治智慧,不懂的起码的选择。双赢和妥协的概念几近虚无,只懂得对立消灭和对立和谐。这种智力,和三千年前的人有本质的区别吗?
  
  中国人如果不抛弃传统的思维方式,彻底的在理性思维基础上扎扎实实的,一点一滴的做事情,那么,中国人的空中楼阁思维导致的大干大建‘空中楼阁’之事一定不会停止。那么我逻辑性的可以断言:这种思维方式导致的中国社会进步和社会转型,必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国国内的社会实践,已经有至少三次失败的经验了;国外的法国社会实践,也有了将近二百年的各种经验教训了。
  
  感性的民族,是干不了大事的,也是不能引领社会真正进步的。中法两国民众,一个是romantic的民族,感情用事不绝于史;一个是表面实际,实则专门干空中楼阁的民族,感情用事史不绝书。好象这两个民族统统都要不断的交学费和受惩罚,而且如此这般后还不一定能学好。法国人交了近二百年学费终于改邪归正了,而中国人交了一百多年的学费,至今仍然没有改邪归正的迹象。
  
  看来,感性的民族天生的政治智慧低下。试问:一个‘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脚步越来越轻,越来越温柔’的民族会有什么大作为呢?没有办法,只好给这种民族的政治智慧和政治选择开上药方:用理性思维和理性实践作为民族的思维和实践的武器和指针,也许经过点滴努力和不断积累,这种感性的民族会变得聪明起来。
  
  在这里,用一个和标题相反的说法作结束语:没有理性意识和理性实践,中国的未来没有希望,社会不会根本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