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刚钻石 琼海觅珠

赤橙黄绿青蓝靛紫——理念信息波

 
 
 

日志

 
 

中国的乳房文化  

2017-01-27 12:10:51|  分类: 文史博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乳房文化 - zhaoyffs555 - 琼海觅珠

 

超级有趣的乳房文化  

 

      西方的乳房文化源远流长、自成体系。美国的玛丽林·亚罗姆女士于1997年出版的《乳房史》,可谓对西方以硕肥丰盈的大乳为美的乳房文化作了一个时间和空间上的总结。与西方相比较,中国古代则以晶莹玲珑的小乳为美的乳房文化不仅发展缓慢,且更显示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乳房文化现象。

    我国曾出土了一些新石器时代的女体雕像,乳房肥硕,臀部丰满。然只是昙花一现,不复再见。若以文字论,中国的文化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似乎故意与乳房绝缘。《诗经硕人》写到了女子身体的很多方面,唯独没有乳房;司马相如的《美人赋》写东邻之女“玄发丰艳,蛾眉皓齿”,没有提到乳房;曹植的《美女篇》和《洛神赋》也是如此,尤其是《洛神赋》,堪称对女性的身体作了极其详尽的描述,然偏偏阙如了乳房。谢灵运《江妃赋》也一样,对胸部不赞一词。六朝艳体诗,包括后世的诗词,尽情歌颂女子的头发、牙齿和手,对女性乳房视而不见。敦煌曲子词中倒是提到了乳房:“素胸未消残雪,透轻罗”,“胸上雪,从君咬……”,只不过反映了西域新婚性爱的一种习俗而已。

 

        
      妹喜是夏朝最后一代天子的妃子,非常漂亮,但妹喜并非是乳房巨大,她同样是被称为“鸡头肉”的小乳房。
    也就是说,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乳房并没有成为中国人的审美对象。也甭说是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了,即是后来的《金瓶梅》可又有多少文字是对女人的乳房作了具体形象的描绘?我国古代名著《红楼梦》,塑造了一群美丽女子的形象,可是我们全不知她们的胸脯大小。尤三姐施展性诱惑时:“身上穿着大红小袄,半掩半开的,故意露出葱绿抹胸,一痕雪脯。”不过仅此而已。就说公认的色情小说《肉蒲团》吧,色情的文字自不必说,但就是看不到什么关于女性乳房的描写。《西游记》第七十二回倒是写到了女性的乳房,那是孙悟空偷看妖精洗澡:“褪放纽扣儿,解开罗带结;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仅此而已。不仅如此,即使是那些所谓的房中术著作和春宫画作中,似乎对乳房也是持排斥态度的。《玉房秘诀》中有云:“欲御女,须取少年未生乳。”干脆摒弃了乳房;春宫画作当中自然要绘到乳房的,然轻描淡写、无足轻重,根本就没有上升到审美的层面。堪称中国性文化开山之作的《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白居易胞弟白行简著),其中对男女性爱活动的描述可谓巨细无遗、纤毫毕露,然却鲜见有关乳房形象的笔墨。简言之,在中国古代,乳房文化不但成长艰难,且也零碎散漫、几无体系。

    但是,毋庸置疑,中国古代的乳房文化也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仅以文字论,至少在隋唐时期,一些文人的笔触和目光已经开始关注女性乳房这一审美对象了。其中以唐代歌妓兼文人赵鸾鸾的一首关于女人沐浴的诗歌较为著名,诗云:“粉香汗湿瑶琴轸,春逗酥融白凤膏。浴罢檀郎扪弄处,露华凉沁紫葡萄。”该诗极富创造性地将女性的乳房比作晶莹玲珑的紫葡萄,中国女性的乳房便由此步入文化的层面了,而“紫葡萄”也由此成为了中国古代乳房文化中的一个经典的意象。如明代王偁《酥乳》诗云:“一双明月贴胸前,紫禁葡萄碧玉园。夫婿调酥绮窗下,金茎几点露珠悬。”虽然诗中调情的意味比之赵鸾鸾的诗歌更要鲜明,然描述乳房的核心意象也依然是“紫葡萄”而已。不仅如此,这一核心意象同时还揭示出了中国古代乳房文化与西方乳房文化的莫大差异:西方以硕肥丰盈的大乳为美,而中国古代则以晶莹玲珑的小乳为美。

    举一则极为典型的例证,在人们的印象中,唐朝对女性的形体要求向以丰满为美的,形体丰满了,乳房自然也就硕大了,所谓“燕瘦环肥”说的也就是这方面的意思。然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就以杨贵妃为例。

 

   
    唐玄宗的宠妃:杨贵妃,古代四大美女之一,享有“闭月羞花之貌。她有倾城倾国之美,天生丽质,又精通音律,擅歌舞,并善弹琵琶,但她依然是平胸。
    《情史》、《隋唐遗史》等多种笔记小说中都记载了杨贵妃的一则轶事,说是杨贵妃有次酒酣,不觉衣服滑落露出了双乳,唐玄宗李隆基一手捂住其乳一边口占一句道:“软温新剥鸡头肉。”一旁的安禄山马上联句道:“滑腻初凝塞上酥。”且不论故事中包含的别样意思,就说李隆基的那句“鸡头肉”吧,也委实看不出杨贵妃的乳房究竟有多么的硕大的。这里所谓的“鸡头”,并非指的家禽中的鸡,乃是一种学名叫做“芡实”的水生植物,其果实伸出水面,状若鸡头,俗称“鸡头子”或“鸡头果子”,外表满布尖刺,剥开可见其籽儿,玲珑剔透、温软鲜嫩,极类石榴籽儿。由此可见,即使是在所谓以肥为美的唐朝,人们对女性乳房的要求似乎也不在意其形状的大小,而在乎其质地的晶莹玲珑。这其实也难怪,任何文化的特征都是有着相应的思想为基础的。中国古代的审美思想,往往是以小巧精致为其表现形式的。就女人形体而言,所谓的“樱桃口”、“杨柳腰”和“三寸金莲”便是其突出的表现。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中国古代乳房文化中的女性乳房形象也就自然而然地呈现出晶莹玲珑的特征来了。

    实际上,“鸡头肉”或“鸡头子”也成为了中国古代乳房文化中的另一经典的意象了。《乔太守乱点鸳鸯谱》中描写女子慧娘的胸前:“一对小乳,丰隆突起,温软如绵;乳头却像鸡头肉一般,甚是可爱。”《株林野史》描写子蜜与素娥调情,算是在乳房上大做了文章:“因素娥只穿香罗汗衫,乳峰透露,遂说道:'妹妹一双好乳。’素娥脸红了一红,遂笑道:'哥哥你吃个罢。’子蜜就把嘴一伸,素娥照脸打了一手掌道:'小贼杀的,你真个吃么?’子蜜道:'我真个吃。’遂向前扯开罗衫,露出一对乳峰,又白又嫩,如新蒸的鸡头子。乳尖一点娇红,真是令人爱杀。”

    中国古代一些文人的诗词中,虽未直接将女性的乳房比作鸡头肉之类,但其用来形容女性乳房的词语却也着实与鸡头肉之类异曲同工的。例如清代孙原湘《即事》诗的前四句:“水晶帘下恣窥张,半臂才遮菽乳香;姑射肌肤真似雪,不容人近已生凉。”再如清人陈玉璂《沁园春》词的上阙:“拥雪成峰,挼香作露,宛象双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渐起,频拴红袜,似有仍无,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还知否?问此中滋味,可以醍醐。”清初大文豪朱彝尊和其朋友董以宁(清初理学家)曾互相唱和了一曲《沁园春》,专述女性乳房情状。朱词上阙云:“隐约兰胸,菽发初匀,脂凝暗香。似罗罗翠叶,新垂桐子,盈盈紫药,乍擘莲房。窦小含泉,花翻露蒂,两两巫峰最短肠。添惆怅,有纤褂一抹,即是红墙。”董词上阙云:“拊手应留,当胸小染,两点魂销。讶素影微笼,雪堆姑射,紫尖轻晕,露滴葡萄。漫说酥凝,休夸菽发,玉润珠圆比更饶。开襟处,正粉香欲藉,花气难消。”不难看出,上述几首文人诗词在描写女性乳房之时,除了提到传统的意象“葡萄”和“鸡头”外,都无一例外地对女性乳房运用了一个相同的比喻,那就是“菽”或“菽发”。何为菽?豆类之总称也;菽发者,初生之豆苗也。很显然,在中国古代乳房文化中,女性的乳房确乎就是一种鲜嫩小巧的代名词。这种鲜嫩小巧的乳房,又被好事者呼之为“丁香乳”。换言之,在中国古代乳房文化中,人们并不看好丰盈大乳,而偏偏对所谓的丁香乳一往情深。因此,这应该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现象。

 


     法国当地时间2013年5月15日,戛纳,第66届戛纳电影节开幕,张雨绮的巨乳成了乳文化的始俑者。
    其实,又何止是在中国古代,即是到了现代社会里,也依然有人对这种丁香乳情有独钟。写过《色戒》的现代才女张爱玲在她的名作《红玫瑰与白玫瑰》里就曾描写过这种古典式的小乳房:“……她的不发达的乳,握在手里像睡熟的鸟,像有它自己的微微跳动的心脏,尖的喙,啄着他的手,硬的,却又是酥软的,酥软的是他自己的手心。”可见,崇尚丁香乳这一文化心理在中国文人当中算得上是根深蒂固的了。

    然而,进入了现代社会的中国,毕竟已经逐渐地与世界接轨。一场轰轰烈烈的新文化运动,开始动摇了中国文人的一些固有的心理。就乳房文化论,中国的文人也开始崇尚起丰硕高耸的女性乳房来。例如郁达夫先生在小说《沉沦》中描写中国留学生质夫偷窥日本女子洗澡时就用了这样的感叹句:“那一双雪样的乳峰!那一双肥白的大腿!这全身的曲线!”这其中,当以茅盾先生最为著名。在茅盾先生的描写革命的小说里,其女性主人公往往都是挺立着一双高耸挺拔的丰乳。哈佛大学毕业的陈建华教授曾写过一篇名为《“乳房”的都市与革命乌托邦狂想——茅盾早期小说视像语言与现代性》的论文,专门论述茅盾作品中女性乳房的意义。甚至,现代的一些中国文人对女性乳房的崇尚和赞叹几乎达到了肆无忌惮、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1976年,日本连续剧《血疑》在央视引进播出,剧中错综复杂的病情、感人肺腑的亲情和纯洁无瑕的爱情吸引了亿万观众每天守候在电视机旁。一袭学生装,浅浅的笑容,调皮可爱的小虎牙,伴随着那个纯情似水的大岛幸子,美女山口百惠的名字从此深入中国一代人心。然而,中国人并没有因为山口百惠是平胸,没有硕大的乳房而失去她的美。

     一篇署名为陈独秀的《乳赋》可称得上是这方面的巅峰之作。赋云:“乳者,奶也。妇人胸前之物,其数为二,左右称之。发与豆蔻,成于二八。白昼伏蜇,夜展光华。曰咪咪,曰波波,曰双峰,曰花房。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温柔乡。其色若何?深冬冰雪。其质若何?初夏新棉。其味若何?三春桃李。其态若何?秋波滟滟。动时如兢兢玉兔,静时如慵慵白鸽。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夺男人魂魄,发女子骚情。俯我憔悴首,探你双玉峰,一如船入港,犹如老还乡。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深含,浅荡,沉醉,飞翔。”美哉,乳房!奇哉,乳房!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乳赋》妙文,算得上是将中国古代乳房文化与中国现代乳房文化有机结合的典范杰作。

 

   
                        20世纪初西方的乳房崇拜漂洋而来。
    然而当代中国的乳房文化,却已经很难找到中国古代乳房文化的印迹了,似乎掀起女人人工制造肥硕的双乳和裸露一对大白乳房之潮流,取代所谓的当今中国乳房文化,真不知道这是中国文化的一种进步还是中国文化的一种悲哀。

 

             
                                    这是美乳文化?
    翻开当代的一些文学作品,几乎到处都充斥着肥硕的双乳。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中的女人,似乎人人都有着一对“大白奶子”;贾平凹先生的《废都》中,好像也随处可见“饱满的乳房”之类词语;莫言先生更甚,干脆将自己的一部小说直截了当地命名为《丰乳肥臀》。嗟夫!乳房是丰肥起来了,而本具有中国特色的含蓄之美、玲珑之美却从此荡然无存了。
 

 
        这就是我们当今倡导的乳房文化?如今的乳房美?
    当然并非有意排斥乳房的丰盈和肥硕,但乳房既然作为一种文化现象,那就不应该失却它本真的美感。可惜的是,当代的一些中国文人似乎很是缺乏古代文人的那种审美的情趣和想象。事实是,大乳也好,小乳也罢,都应该给人们带来一种审美的享受。不然,所谓的乳房文化与那所谓的厕所文化又有何本质的区别?都无区别了,当然也就失去了人们分析它和研究它的任何意义了

史前时代。我国曾出土一些新石器时代的女体雕像,乳房肥硕,臀部丰满。不过,就文字记载而言,乳房归入隐私,很少提及,巨乳更远离中国特色。上古描写美女的诗文,无微不至,然而基本都遗漏了乳房。《诗经·硕人》写女子的手、皮肤、颈、牙齿、眉毛、眼睛,不提乳房。司马相如《美人赋》写东邻之女“玄发丰艳,蛾眉皓齿”,没有乳房。曹植《美女篇》和《洛神赋》也是如此,尤其《洛神赋》,铺排华丽,堪称对女性身体的详尽描述,可是胸部阙如。谢灵运《江妃赋》也一样,对胸部不赞一词。六朝艳体诗,包括后世的诗词,尽情歌颂女子的头发、牙齿和手,对女性乳房视而不见。敦煌曲子词倒是提到乳房,例如:“素胸未消残雪,透轻罗”、“胸上雪,从君咬……”不过,它们反映的是西域新婚性爱的习俗。在华夏文化中,乳房没有成为审美的对象。

在古代笔记里,可以见到乳房的蛛丝马迹。《汉杂事秘辛》描写汉宫廷对梁莹的全身体检,堪称巨细无遗,居然提到了她的乳房,只有“胸乳菽发”四字。菽是豆类的总称,大约形容她的双乳刚刚发育,仿佛初生的豆苗,非常娇嫩。另外,《隋唐遗史》等多种笔记记载了杨贵妃的故事,说是杨贵妃和安禄山私通,被安禄山的指甲抓破了乳房,她于是发明了一种叫“诃子”的胸衣遮挡。又传说,杨贵妃有次喝酒,衣服滑落,微露胸乳,唐玄宗摸着她的乳房,形容说:“软温新剥鸡头肉。”安禄山在一旁联句:“滑腻初凝塞上酥。”唐玄宗全不在意,还笑道:“果然是胡人,只识酥。”安禄山描写的是乳房的触觉,未免过分,褚人获《隋唐演义》便评论说:“若非亲手抚摩过,那识如酥滑腻来?”

房中术是专门讲性爱技巧的,汉唐最盛,其中也极少涉及乳房在性爱中的作用。如何选择好女,《大清经》等书列举了耳、目、鼻、皮肤等标准,对乳房却不做要求。《玉房秘诀》倒是说了乳房,然而是“欲御女,须取少年未生乳”,竟排斥了乳房。乳房在上古和中古性爱生活中都显得无足轻重。

宋以后,房中术的著作少了,然而春宫画和情色文学发达起来。春宫画并不强调女子的胸部,乳房也不丰满。情色文学里对乳房的描写也简陋得不像话,通常是“酥胸雪白”、“两峰嫩乳”,便敷衍了事。《浪史奇观》里,“浪子与妙娘脱了主腰,把乳尖含了一回,戏道:'好对乳饼儿。’”《乔太守乱点鸳鸯谱》:玉郎摸至慧娘的胸前,“一对小乳,丰隆突起,温软如绵;乳头却像鸡头肉一般,甚是可爱。”《株林野史》描写子蜜与素娥调情,算是在乳房上大做了文章:“因素娥只穿香罗汗衫,乳峰透露,遂说道:'妹妹一双好乳。’素娥脸红了一红,遂笑道:'哥哥你吃个罢。’子蜜就把嘴一伸,素娥照脸打了一手掌道:'小贼杀的,你真个吃么?’子蜜道:'我真个吃。’遂向前扯开罗衫,露出一对乳峰,又白又嫩,如新蒸的鸡头子。乳尖一点娇红,真是令人爱杀。”还有《红楼梦》,书中塑造了一群美丽女子的形象,可是我们全不知她们的胸脯大小。尤三姐施展性诱惑时:“身上穿着大红小袄,半掩半开的,故意露出葱绿抹胸,一痕雪脯。”仅此而已。

中国的古典情爱文化,都像尤三姐的装束,只露出葱绿抹胸,一痕雪脯。乳房的确与性有关,然而和肩、腹、臀等其他部位一样,没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好的乳房,是小乳,古人又称丁香乳,所以女子不但不隆胸,反而束胸。现代作家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描写过这种古典乳房,她用的是白话,精彩得多:“她的不发达的乳,握在手里像睡熟的鸟,像有它自己的微微跳动的心脏,尖的喙,啄着他的手,硬的,却又是酥软的,酥软的是他的手心。”在西方文学以及现代情爱文学中,丰盈的乳房向来扮演性感的主角,在古代中国,占据这个中心位置的是脚,是三寸金莲。

中国的足崇拜传统在20世纪初中断,西方的乳房崇拜漂洋而来,落地生根。

 前几天看到一篇博文,说在中国古代的香艳文学中对美女的赞赏多从乌青发,柳叶眉,桃花脸,樱桃口,青葱手,杨柳腰,金莲足,白玉肌这些方面进行描摹,唯独对胸部讳莫如深,似乎在古人的审美情趣中,人们有意无意地忽略或忽视了乳房的作用和地位。也许是出于对哺育人类的乳房的敬重而成为禁忌,也许是古时女子受世俗观念影响而束胸太紧,衣衫宽松,山隐峰藏,让乳房失却了应有的风光。在平时阅读的古诗文中,描写女子胸前尤物的文字确实少见。然而,古之文人,大多是“骚”客,撩裙解带,偷香窃玉,频繁接触青年女子是他们的嗜好,对于乳房的视觉美感及缠绵揉搓时的快感,他们是深得其味的,不过,为了矜持与高雅,多数文人怕流于庸俗,敢看敢摸,却不敢言不敢写,是把玩者多而留墨者少,但不敢写并不代表他们不喜欢!当然,也有敢于冲破旧俗大胆直抒胸臆真实表露喜好的文士,他们借以物象,含蓄而富有韵味地表达了他们对乳房的喜爱。通过资料收集,总结归类,才知古人笔下的乳房竟是这般模样。

 

     一、紫葡萄
       唐宋时期,我国的诗词文学已达鼎盛,出现了很多著名的文学名人,李白,杜甫、白居易,杨万里,欧阳修,苏东坡,柳永等人写出了大量的优秀诗文,对于推动当时的文学繁荣做出了巨大贡献,虽然这些大家的作品中也不乏艳作,但却几乎找不到有关描写乳房的文字,其实,他们常是挟妓而游,风流成性,御女众多,他们对乳房是再也熟悉不过了的。以他们的才情,写一首赞美乳房的诗词,并非难事,可是他们却没有做到,不如有文才的妓女赵鸾鸾,她就敢在《酥乳》中这样大胆地写出:粉香汗湿瑶琴轸,春逗酥融绵雨膏。浴罢檀郎扪弄处,灵华凉沁紫葡萄。把被郎君扪弄过的双乳喻成“紫葡萄”,让人意象出紫葡萄的圆润、饱满、晶滢与水嫩,给人以无限遐思。此后,“紫葡萄”便成了后世文人暗喻乳房的代名词。如明代王偁《酥乳》诗云:“一双明月贴胸前,紫禁葡萄碧玉园。夫婿调酥绮窗下,金茎几点露珠悬。”清代董以宁的《沁园春·咏乳》写道:拊手应留,当胸小染,两点魂销。讶素影微笼,雪堆姑射,紫尖轻晕,露滴葡萄。漫说酥凝,休夸菽发,玉润珠圆比更饶。开襟处,正粉香欲藉,花气难消。当年初卷芳髫。奈惯起逾丰渐逾高。见浴罢铜漥,罗巾掩早,围来绣袜,锦带拴牢。逗向瓜期,褪将裙底,天让何人吮似醪。幽欢再,为娇儿抛下,湿透重绡。把美乳写成这样,男人能不痴迷?

 

    二、鸡头肉
      如果把“鸡头肉”看成是家禽中的“鸡头”上的肉的话,那就太低估古人的智商了。那丑陋的鸡头岂能与美艳的乳房相比?其实,古人笔下的“鸡头”是一种水生植物“芡实”的俗称,果实呈小圆球形,上尖端突起,形如鸡头,剥开后有软肉裹子,壳内有白米,洁白似珍珠,玲珑剔透、温软鲜嫩。正因为如此,当年,想像力极为丰富的唐玄宗抚摸着杨贵妃裸露的乳房很有感触地说““软温新剥鸡头肉”。无独有偶,宋代朱淑真在《圆子》一诗中也用“鸡头肉”来称赞自己不被人赏识的乳房:轻圆绝胜鸡头肉,滑腻偏宜蟹眼汤。纵可风流无处说,已输汤饼试何郎。在《乔太守乱点鸳鸯谱》里,玉郎也借此夸赞了慧娘一番:玉郎摸至慧娘的胸前,“一对小乳,丰隆突起,温软如绵;乳头却像鸡头肉一般,甚是可爱。”后来,清代陈玉璂在《沁园春·咏乳》中也借用了此喻:拥雪成峰,挼香作露,宛象双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渐起,频拴红袜,似有仍无,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还知否?问此中滋味,可以醍醐。罗衣解处堪图看,两点风姿信最都,似花蕊边傍,微匀玳瑁,玉山高处,小缀珊瑚。浴罢先遮,裙松怕褪,背立银红喘未苏。谁消受,记阿候眠着,曾把郎呼。《株林野史》描写子蜜与素娥调情,暴露了女子的自信与男人对“鸡头肉”的钟情:“因素娥只穿香罗汗衫,乳峰透露,遂说道:'妹妹一双好乳。’素娥脸红了一红,遂笑道:'哥哥你吃个罢。’子蜜就把嘴一伸,素娥照脸打了一手掌道:'小贼杀的,你真个吃么?’子蜜道:'我真个吃。’遂向前扯开罗衫,露出一对乳峰,又白又嫩,如新蒸的鸡头子。乳尖一点娇红,真是令人爱杀。”《剪灯馀话·江庙泥神记》也这样写道:“褪出鸡头带笑扪,夺得鸾篦称娇与。”这样一来,“鸡头肉”就成了乳房的另一个意象代词。

 

     三、塞上酥
      安禄山当着唐玄宗的面称赞杨贵妃裸露的乳房是“塞上酥”。安禄山是胡人,远离京师,为讨好皇上,竟认了比他小十几岁的杨贵妃为干娘,后得以自由出入皇宫,因唐玄宗过分宠爱杨贵妃,对杨贵妃与安禄山的暧昧关系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并且,还与安禄山共同欣赏杨贵妃的乳房,足见唐玄宗的大度。据宋·刘斧《青琐高议·骊山记》:“一日,贵妃浴出,对镜匀面,裙腰褪,微露一乳,帝以手扪弄”,出对子曰:“软温新剥鸡头肉”,安禄山从旁对曰:“润滑初来塞上酥”。对于“塞上酥”,安禄山是很熟悉的,那是他家乡的特产,是一种用牛羊奶制成的柔腻松软的酪制品。而杨贵妃那软温恰如新剥鸡头肉的乳房,如果他没有像唐玄宗那样扪弄过,怎知其润滑得似初来的“塞上酥”呢?据说,自安禄山把杨玉环的美胸比拟成“塞上酥”后,唐宋及以后的诗文中“酥胸”一词便开始大量出现。不仅那些名气不大的文士在放手使用,就连那些整天陶醉在女人怀里,却对乳房视而不见的名牌大腕,也在其诗文里明目张胆地让女人的酥胸曝露在世人眼前了,于是,酥胸便在古人的文字里荡漾。如《南歌子》云:“翠柳眉间绿,桃花脸上红,薄罗衫子掩酥胸。一段风流难比,像白莲出水中。”宋代周邦彦《浣溪沙》:“薄薄纱橱望似空,箪纹如水浸芙蓉,起来娇眼未惺忪。强整罗衣抬皓腕,更将纨扇掩酥胸,羞郎何事面微红”。秦观《满江红》也有“脸儿美,鞋儿窄。玉纤嫩,酥胸白”之句。《西游记》第七十二回孙悟空看见女妖精们洗澡的那一段中也写道:“褪放纽扣儿,解开罗带结。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以上诗句只是对女子乳房的静态描写,体现一种细嫩凝滑之感,只是一种平实的铺叙,而明代诗人朱克生在《秋舫日记.莞尔唐史》中,把杨贵妃的姐姐,被唐明皇封为虢国夫人的酥胸描绘得更具生气与活力。“虢国夫人娥眉长,酥胸如兔裹衣裳。东莱阿胶日三盏,蓄足冶媚误君王”。跳跃与律动,让虢国夫人的胸前成为令人迷恋而神往的“动感地带”。“酥胸如兔裹衣裳”实是神来之笔,令人折服。

 

     四、菽发
       何为菽?乃五谷中稻、黍、稷、麦、菽之菽,豆类之总称也;所谓菽发者,初生之豆苗也。古人将乳房喻为菽发,是取其鲜嫩之意,多用于描写十三四岁少女刚刚发育之乳,渐隆渐丰,柔韧而坚实。如孙原湘《乳》:个人第一是兰胸,菽发凝脂隐约中;一抹红挂严结实,却逢郎手自通融。清代有三个写乳房的高手,各写了一阕《沁园春·咏乳》,嵌入了“菽发”二字,相互唱和,把少女的乳房描绘得玉润珠圆,玲珑晶莹,香气扑鼻。朱彝尊高唱“隐约兰胸,菽发初匀,脂凝暗香”,陈玉璂对曰“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董以宁则和之以“漫说酥凝,休夸菽发,玉润珠圆比更饶”。对古人精妙之喻,深为叹服。可是,有当代乳房文化研究者,对古人把乳房比拟成体积小巧,形态纤细的紫葡萄,鸡头肉,菽发,便得出中国古代对乳房的审美限于纤小,崇尚恰堪一握的“丁香乳”的观点。殊不知,古之文人,描形状物,写意抒怀,都是先因形而起意,然后是意实而形虚,他们并不限于一事一物之实体,而是取其意象,发人遐思,得无限意韵。今与古似,古与今同,如果古人真的对只有紫葡萄大小的乳房而大加赞叹的话,那岂不是一种病态?如果对号于鸡头肉的体积而入座于“小乳”的审美观中,今之乳学者,岂不偏颇?因古之有以“山峰”喻乳房者,果有乳如山者乎?乳学者谬也!

 

     五、玉峰
       如果说紫葡萄,鸡头肉,菽发是用于比拟女子乳头之纤嫩,尚可接受,如因此而得出古人喜小乳细腰而拒丰乳肥臀,就有胡乱联系的嫌疑。古人把女子的乳头都写得那么的鲜嫩娇艳,那乳头之下更是风光旖旎了。谁说古人不喜欢大乳房?这不,很多文人不是在“玉峰”中留恋忘返了么?朱彝尊的“两两巫峰最断肠,添惆怅,有纤褂一抹,即是红墙”,陈玉璂的“玉山高处,小缀珊瑚。浴罢先遮,裙松怕褪,背立银红喘未苏。谁消受,记阿候眠着,曾把郎呼”。潘绂庭的“两两巫峰隐隐费思量。兜得愁无底,遮来体更香。横阑好梦最牵肠,小小魂灵飞不出红墙”,张劭《美少女乳》中的“融酥年纪好韶华,春盎双峰玉有芽”清代临川山人《花露荫》中的“天生一个神仙洞,无限风光在玉峰”。拟乳为峰,足见乳房之高峻挺拔,以玉为衬,更显女子乳房之洁白温润,女人高耸的玉峰常撩拨得男人心旌激荡,尤其是突兀胸前隐于罗衣却又欲破衣而出之乳峰,最是让人销魂。吴耳有的《七绝·伸腰》“一团红玉下鸯帏,睡眼朦胧酒力微,皓腕高抬身宛转,销魂双乳耸罗衣”。那“销魂双乳耸罗衣”之句,就一“耸”字即能让人生发许多联想,令人动情,会惹得很多男人有撕剥罗衣的冲动。
所以,有着高耸玉嫩的大乳房的古代女子大有人在,像现代人那样喜爱突兀丰满大乳房的男人也比比皆是,所以,说古人以小胸为美,谁信?

 

      六、馒头
       用鸡头肉和菽发来描摹女子的乳房,显得有些隐晦和含蓄,如果不经一番解释,我们是断然不知是美乳的象征的,好在有些文人走了通俗的路子,用我们平常熟悉的物事来形容乳房,让人一目了然,倍感亲切。比如馒头,就是身边之物。馒头形圆色白,篷松而有弹性,用其比做乳房,形象而通俗。《冯梦龙民歌集三种注解》中有一曲《馒头》的民歌,这样写道:“姐儿胸前有两个肉馒头,单纱衫映出子咦像水晶球。一发发起来就像钱高阿鼎店里个主货,无钱也弗肯下郎喉。”白花粉嫩,圆润柔韧,质感丰盈,形象逼真,女人丰腴酥胸恰如肉馒头一般,于饥饿之男人,有饱食之欲望。也许是受古人之启发,现代人也爱用馒头喻胸,喂“旺仔小馒头”者,实是对平胸或小胸之女子之戏称,虽有些可恶,却也形象。

 

     七、雪、粉
       自古至今,国人以“白”为美。乳房,作为女人非常重要之器官,自然是越白越好。故古诗词中“雪胸”、“粉胸”者甚多,略举几例以佐之。温庭筠《女冠子》:“含娇含笑,宿翠残红窈窕。鬓如蝉,寒玉簪秋水,轻纱卷碧烟。雪胸鸾镜里,琪树凤楼前,寄语青娥伴,早求仙”。
敦煌曲子词中这样描写女子的乳房:“素胸未消残雪,透轻罗”,“胸上雪,从君咬”。陈玉璂的《沁园春·咏乳》中的“拥雪成峰,挼香作露”之句。五代花间词人孙光宪《浣溪沙》有“翠袂半将遮粉臆,宝钗长欲坠香肩”,其中,“粉臆”就是指酥胸。雪,晶莹洁白,又松软如绵,粉,既白皙又滑润,所以,以“雪”“粉”喻胸,体现了乳房的质感,从而体现了古人对乳房的真实感受与喜爱。

八、兰、梅、
        朱彝尊《沁园春》“隐约兰胸,菽发初匀,脂凝暗香”。所谓“兰胸”是指女子乳房上散发出的味道,有芝兰之气。女人身上的各个部位都有香味(即我们所说的体香),萧观音写有《十香词》。《十香词》由十首组诗,分别描写女人身上十个部位,均以“香”字结尾:
青丝七尺长,挽出内家装。不知眠枕上,倍觉绿云香。(发)
红绡一幅强,轻阑白玉光。试开胸探取,尤比颤酥香。(乳)
芙蓉失新艳,莲花落故妆。两般总堪比,可似粉腮香。(颊)
蝤蛴那足并?长须学凤凰。昨宵欢臂上,应惹领边香。(颈)
和羹好滋味,送语出宫商。定知郎口内,含有暖甘香。(舌)
非关兼酒气,不是口脂芳。却疑花解语,风送过来香。(口)
既摘上林蕊,还亲御苑桑。归来便携手,纤纤春笋香。(手)
凤靴抛合缝,罗袜卸轻霜。谁将暖白玉,雕出软钩香。(足)
解带色已颤,触手心愈忙。那识罗裙内,消魂别有香。(阴)
咳唾千花酿,肌肤百和装。元非噉沉水,生得满身香。(肌)


         唐末诗人韩偓有《席上有赠》一诗,不仅写出了乳房的兰花香味,而且还把乳房的粉嫩雪白及乳头的娇红都写了出来。“矜严标格绝嫌猜,嗔怒虽逢笑靥开。小雁斜侵眉柳去,媚霞横接眼波来。鬓垂香颈云遮藕,粉着兰胸雪压梅。莫道风流无宋玉,好将心力事妆台”。“粉着兰胸雪压梅”,可谓是色彩斑斓,意象万千,描写确实精到。


       综上所述,古人对乳房的描写是面面俱到,意象丰盈,构思精巧,比拟形象,形态逼真。从乳之形如馒头,状似玉峰,色如白雪,香似芝兰,到晶莹如紫葡萄,鲜嫩似鸡头肉,柔滑如塞上酥,动如兢兢玉兔,静如慵慵白鸽。从形态到质感,从视觉、触觉到嗅觉,从静态到动态进行了全方位的立体扫描,把古代女子的乳房以非常美感的画面呈现了出来,有力地证明了古今华人对乳房所共有的审美取向:白嫩、挺拔、圆润、丰满、匀称、弹性。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