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刚钻石 琼海觅珠

赤橙黄绿青蓝靛紫——理念信息波

 
 
 

日志

 
 

人性的困惑?  

2016-03-12 17:50:54|  分类: 博文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性的困惑? - zhaoyffs555 - 琼海觅珠

 

                       

                         作者:吴亚夫

    如果说人类有好一些行为,在我们看来都很觉荒唐,那么,下面这类行为,你定会认为它不仅荒唐,而且荒谬,简直荒谬之至。

 

    经验显示,人最憎恶的莫过于对他以约束,尤其当约束表现为压迫的时候。所以,消除社会约束,尤其是给人以压迫的约束,便一直是人类努力奋斗的目标——该行动因此被看成是解放人性的合乎情理的行动。进入近代以后,这类行动可谓风起云涌一浪高过一浪,日益成为人类历史运动的主流,并日臻完善地形成了一套牢固的社会理性,那就是,以反对专制独裁为目标的、争取社会民主与个性自由的理性。几百年下来,人类始终都没有停止过对自由民主的追求,没有放弃过自由民主这面理性旗帜的高扬。

 

    同样,另一种经验也告诉我们: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满足自己的物质生存,社会的公平就在于:让人人都有饭吃,都有通过劳动获得基本生活资料的天然权利。所以,反对阶级的剥削与压迫,反对财产分配的不均,要求平衡财产与劳动权利的社会运动,在人类尤其是在东方,近代以来亦成为了一种与民主自由一同被呼吁着的篷勃的运动。伴随着运动一道产生并日益站到运动顶端来指导运动的,即是我们所看到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社会理性,无疑代表了这个时代最为广泛的民众需要。

 

    可是,人们谁也不会料到也极为不解的是:尽管人们全都在万众一心地高扬着上述理性旗帜,全都在同仇敌忾地反对独裁要求民主,反对压迫要求平等,可是,历史与现实的存在却与人开了一个又一个无端的玩笑:人们在自己的实际行动中,一次又一次地反对了自己的目标,一次又一次地嘲弄了自己的理性。

 

    十八世纪的法国人曾同仇敌忾地推翻了路易十六这个专制君主,可是没过多久,同样是专制的拿破仑皇帝,却在他们高喊万岁的欢呼声中被拥戴了出来。一九一八年的德国打倒了持铁血政策的威廉一世,然而,魏玛共和的选票却又双手捧给了另一位铁血魔王——阿道夫·希特勒。在中国,武昌首义的成功使得眼前一切权力威风扫地,可起义者们立即就感到了无所适从,偏偏又去寻找昨日权力的“影子”,那个正被革命的疾风暴雨吓得躲进卧榻之底的黎大都督,人们用自己的左手打翻的权力,现在又用自己的右手把它扶起。整个十九世纪,东方人类大都在强烈地反对财产分配的悬殊,渴望消除社会的权利等级,可到了二十世纪下半页,斗争的矛头忽然出人意料地反了过来,人们极力指向着的,恰恰是曾经为之努力奋斗用无数生命换来的财产与权利的平等,于是,原来那种消除等级的运动,现在变成了重建等级的工作,原来力图缩小分殊,现在则极力去扩大差异。此外,在现今追求自由、追求人格独立与反对社会奴役已成为个性时尚的大背景下,我们却又看到了许许多多个人把自己自愿交于外在的约束与奴役的行动,出现种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明明是违背自身理性的对于不自由的追求:早些年有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山野村夫,自称是《烧饼歌》预言的皇帝,以致有成百上千的农民竟匍匐到他的脚下顶礼膜拜,甘愿受其无端的支配、奴役和凌辱;还有不少的个人,包括自由意识极其强烈的西方个人,他们则自动地组合成这样一些团体,其中有种种对于个人自由以严酷限制的一般人难以承受的纪律与约束,人们从中感受到的不是被压迫的痛楚,相反却是莫明其衷的精神愉悦;等等这类现象不胜枚举。

 

    人们推翻皇帝,明显地是出于对专制的不满,可为什么昨天推翻皇帝,今天又去找回皇帝?昨日理直气壮地谴责专制,今日却又理由十足地重建专制?昨天明明在强烈地追求财产与权利的平等,反对社会的阶级剥削,今天却又重开等级,拉大距离?人们明明是要推翻权力,可为什么权力刚一倒下又立即去扶起?意识上谁都在反对奴役高扬自由,而行动上却又把自己交给奴役,实践对自身自由的践踏?这种种翻来倒去的行动,原因究竟何在?既然人类一直在追求着自由、民主与平等,骨子里谁都相信这是唯一正确的真理,那为什么种种违背自身理性的行动却会层出不穷一再发生?站在理性角度,我们无疑会认为这是典型的荒谬之举,然而,我们又如何用我们的理性来解释这类事实上已经存在的荒谬呢?   


    如果说,这是少数阴谋家,像拿破仑、希特勒那样的阴谋家,欺骗了人民,使本来信仰民主自由的人民上了他们的当,那请问:我们把人民的智慧又置于何地?难道人民连“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独裁、怎样才叫平等、怎样又破坏了平等”这样一些极其简单的道理与行为都无法辨认,而只能充当少数阴谋家手中永恒的玩物吗?这无疑是说不通的!

 

    其实,真正的原因仍得从人的本身,也就是,从人的需要这一需求本身来找。

 

    人们大都不了解如下这种情况,即:第一,人的需要无不是矛盾着地分为两类,并且两类需要的矛盾常常是直接发生在有意识需要与无意识需要之间,例如,往往是有意识地追求自由而无意识地追求约束,有意识地追求反抗而无意识地追求服从;第二,这两类矛盾着的需要一般又是轮回更替地被人们欲求着实现出来。当人们一段时期历史地经历了一类需要的实现,既主观地达到了对于自身所要的体验的满足,又客观地达到了通过自身努力而营建了的预期的目标,此时的需要,便将有一反向的转移,即:出现与先前的需要正相反对的需要,于是,过去追求的东西,现在就变成了需要反对的东西

 

    这个原理,我们还可以换一种方式来进行表述,即按照我们先前已经说过的“活着即是为了活动”的原理来表述(请参看本博博文《活动求索才是人一生的本真求索》):人们的历史活动大体可分为两类,一是“创建型”活动,二是“破坏型”活动,也可说成,针对某种现实存在而言的从无到有的“向有型”活动以及从有到无的“向无型”活动;当创建型活动的目标业已历史地完成,一个渴望中的社会建构已经客观地成型,原先的“无”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有”,这就意味着对人来说,活动已经不存在了,此时,要想满足人们仍然存在于自身的或者说再次从自身突起的对于活动需求,就唯有拆掉已经建成的建筑,因此,原先的“创建”现在就变成了“拆除”,原先努力地“向有”而动,现在便变成了努力地“向无”而行

 

    这即是历史运行中的真正实质,最内在、最隐蔽的实质。一切表显于人类意识之中有思想有理性的追求,不过是这一无意识本质之外在表象,是人们实现自身需要的理论工具;它们的现实性社会存在,即当下的社会化主流思想,要么直接被人拿来当作眼前的目标与旗帜,要么干脆被人置之无顾,人们会去寻找或者发掘新的理由、新的思想以作需求的工具。

 

    小说《围城》有一句名言:“城里的人要出城,城外的人要进城”,此话正典型地暴露出了人类在行动上的荒唐。到底是要进,还是要出?既然要进,何以进了又出?如果是要出,何以出了又进?我的回答是:都要,既要有进,也要有出。因为,进完了就需要有“出”的活动,出完了就需要有“进”的活动;一进一出,一出一进,一来一往,一反一复,这就完完全全地圆满了人生的历程,实现了他那本性之中隐藏着的对于活动以求索的历史。

 

    因此,我们似乎可以对人类全部历史行程,做这样一个总性描述:人类追求自由之至极便是追求约束之开始,追求约束之至极便是追求自由之开始;追求平等之至极便是追求差异之开始,追求差异之至极便是追求平等之开始;追求有之至极便是追求无之开始,追求无之至极便是追求有之开始……。所谓的“极”,在这里便成了一个旋转的中心,一个把终点和起点同时叠合一于自身之一点的中心;历史,人类自古及今从而自今而后的历史,就围绕着这个极而不断旋转,不断地、永恒地走向着先前的反面。这是一条螺旋型的途程,全部历史内容,她那文化、思想、理论、科学和实践,都将踏着这条螺旋线路而不断趋向着无限久远的未来……

 

    如果说,站在某种理性的角度,站在人类自身意识的角度,我们会觉得,这种不断走向反面的行动典型地是一种荒谬,那么我则要说:这种荒谬,完全是人类自身本性所要的荒谬,因为人需要活动,因为人的需要本身即是矛盾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