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刚钻石 琼海觅珠

赤橙黄绿青蓝靛紫——理念信息波

 
 
 

日志

 
 

日本的养老天堂  

2016-12-08 18:08:22|  分类: 社会棱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公众号“日本物语”


在日本,最常见的色彩是什么?先不要回答粉红——樱花的颜色,如果你去那里旅游一趟,一定会被眼前一片亮银晃得头晕目眩。

在东京,打上一辆出租车,司机是银发老人;入住酒店,拿箱子的侍应是银发老人;在餐厅里吃饭,端菜的服务员是银发老人。也许,当你像电影《非诚勿扰》里的葛优那样,被招牌上的四个美女吸引,信步进入一间小酒馆时,会发现迎接你的竟是四个搞怪的老太太!

日本是世界上老龄化程度最严重的国家,上世纪70年代即进入老龄化社会,2005年达到了“超老龄社会”,这让历届政府都非常头痛。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国民平均寿命高达83岁,位居世界第一,也昭示了日本在养老保障上的成功。在美国《新闻周刊》的一次评比中,日本还被选为全球最适宜养老的国家。

事实上,日本也并非一开始就是老人的天堂。恰恰相反,从前,日本民间曾留下了很多关于“弃老”的传说。

“弃老山”

相传,古代日本,由于生活贫困,口粮有限,一些老百姓中便有“六十一过,糟蹋粮食货”的说法。在民间传说中,某些地方年过六十的老人会被儿子背到山里扔掉,时间长了,这座山便成了“弃老山”。

养老问题,首先是一个财富问题。在任何一个物质贫困的社会,养老问题都会变得异常困难。在漫长的时间内,日本社会对老人的奉养,更多地取决于家人心中“孝道”的多寡。至于社会保障,直到战前都处于零星状态,只有诸如军人等一些特定群体才能享受。

然而,传统的人伦,终究敌不过工业化浪潮带来的生活模式的变化。

1953年,日本著名导演小津安二郎创作的经典影片《东京物语》,便描述了一幅具有代表性的社会图景:一对老年夫妇前往东京看望儿女,大儿子太忙,没时间照顾他们,女儿十分吝啬,生怕为父母花一分钱,两人来回踢皮球,推卸责任。

在品尽了世态炎凉后,老夫妇返程回家,母亲很快因病去世,老父亲孤独地坐在家中,感叹着“一个人度过一天,像是特别漫长”。


收入倍翻

50年代正是日本战后经济初步恢复的时期。就在《东京物语》完成的同一年,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已经超过了战前水平。但是,经济发展并不意味着人民幸福指数攀高,这一时期,日本的失业率持续上升,劳资矛盾突出等问题凸显。

1960年,当时的首相池田勇人高调地制订了“国民收入倍增计划”,计划用十年时间,一方面实现高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实现国民收入翻一番。同时,对老年人等弱势群体的福利政策也开始加速制定。

从1961年4月开始,日本政府拿出111亿元启动资金,实行《国民年金法案》,根据该法,国库承担总费用的1/3,剩下的由行业、个人负担。居住在日本国内、年满20岁至60岁的人都要强制加入,个人缴纳年金满25年,且年满65岁,便可定期领取养老年金。生活贫困的公民,可享受减免的待遇。

这样,老年人的收入及医疗就有了最基本的保障。此外,民间企业雇员和公务员还可参加“厚生养老保险”,一些企业还有自己的企业年金,满足了不同层次国民的养老需求。

“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事实上实行了七八年就已经提前完成了目标,扣除通胀因素,日本人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增加了65%,比起有些国家“钱多了但是钱也毛了”的局面,可以说是实实在在的享受到了好处。即使到了八十年代,“泡沫经济”破灭,日本的贫富差距依然很小。

老人的生活则更加悠哉游哉,据报道,如今的日本,老年人是最为富有的一个群体,年龄在65岁以上的老人掌握了全日本50%的储蓄,这些都是年轻时积攒的结果。再加上优厚的退休金和年金,很多日本老人退休后的生活相当滋润,他们的身影出现在全球各著名景点。

日本政府依然试图将自己的社会保障改进得更好些,2009年,日本将国民年金中政府负担的比例从原先的1/3增加到1/2,“这表明政府在国计民生领域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天津市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田香兰认为。

不过,有钱也并不意味着一切。

居家养老

同我们一样,对于受东方文化熏陶的日本老人来说,能够“死在自家的榻榻米上”才算是比较像样的晚年。然而,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祖孙几代生活在一起的传统大家族逐渐解体,年轻人们摇摆在“事业”与“孝道”之间。

为此,1963年,日本又颁布实施了第一部关于高龄者福利的专门法——《老年人福利法》。该法连同《生活保护法》、《老年人保健法》等法案,都强调了家庭与亲属进行赡养的义务。

政府还着力将一些老当益壮的人重新推向工作岗位,使他们焕发“第二春”。日本各地都设有“银色人才中心”,他们掌握着该地区老年人才的基本情况,向用人单位推荐并派出工作。对雇佣高龄者的企业或公司,政府会发给一笔“继续雇佣奖”。对于某些大部分员工是老年人的“老龄职工公司”,日本政府除了补贴,还会额外向这些企业及公司发放贷款。

于是,许多老年人活跃在很多出租车、酒店、餐厅等服务行业,填补了日本年轻劳力匮乏带来的缺口,还减轻了老人的孤独感。正如一些报道中,有日本的老年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的那样,其实自己有稳定的退休收入,儿女也不用操心,出来工作,“主要是想使自己和社会保持密切联系”。

日本养老院的解决之道是去除由“行政措施”分配资源的方法。日本机构护理设施数量也有限,但带有政府补贴性质的养老院针对那些低收入人群,私立养老院面向中上层人员。

为了让老人与家人能有更多的时间相处,日本养老的重心逐渐向居家养老偏移。2000年开始实施护理保险制度,原先的养老院越来越多地被“托老所”取代。家人如果上班、或者出去旅游,都可以把老人托付在这里,回来后再接走,在一定程度上既不加重家庭的负担,又维系了家庭成员之间的感情。

最重要的是,日本老年人利用居家护理服务时,自己只需负担10%的费用。完善的护理种类,和较少的收费——日本老人享受的依然是经济增长带来的红利。

不过,政府并非全能,也有管不到的地方,民间组织便在此时登场亮相了。


民间协力

1995年,日本横滨市一个名叫“互助·泉”的社区互助组织在调查中发现,大多数老年人和残疾人在吃饭上都存在很大困难,为此,这个组织开始提供餐饮配送服务,他们设立了一个餐饮制作场所,专门为此类人群售卖廉价的便当。与此同时开展的还有“接送服务”。

在日本,这种活跃于民间的非营利组织还有很多,例如,活跃在川崎市的“玲之会”,是一个由家庭主妇组成的非营利组织。平时,她们除了组织老人唱歌、做游戏、做手工、健康讲座等,还会将老人的真实需求传达至相关部门。该组织曾向横滨市政府递交了一份关于推动社区建设事业的提案,并被采用。

而对于这些无孔不入的民间组织,日本政府没有采用“不支持、不反对、不参与”的态度,而是积极协助其发展,1998年日本颁布了《特定非营利活动促进法》,一番“促进”后,很多对老年人等弱势群体提供帮助的民间组织应运而生。

当然,今天的日本,有些养老问题是政府和民间都会感到挠头的。例如被舆论忧心忡忡的养老金制度。由于老龄化过高,年轻人太少,1990年日本国民年金参保者和养老金领取者的供养比为5∶1,到了2009年已经下降为1.8∶1,预计到2060年会收不抵支。

也就是说,今天的日本青年,当未来成为老人时,很可能没有人供养了。于是,相当一部分年轻人拒绝再缴纳养老金。为此,日本政府已经被迫进行了多次养老金改革。这个已经给予国民高福利待遇的国家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把高福利继续下去。

行文至此,想起一件事,前文中提到的日本电影《东京物语》,它的女主角原节子前一阵子刚以95岁的高龄去世。

999

日本作为“养老天堂”,其养老制度和体系可真是让人羡慕啊!



日本为什么能够成为“养老天堂”?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